性感、女流暴力与少女变身,这就是美少女格斗的鼻祖《甜心战士》

提起《猎天使魔女》,不少小伙伴都会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贝姐暴力与优雅完美结合的身影,令人过目难忘。不过,贝姐在刀光剑影中一边击败恶党,一边秀腿、晒胸的时候,恍惚间我总会看到另一个身影,她就是少女版的贝姐——出自堪称格斗美少女奶奶辈的《甜心战士》(Cutie Honey)。

爱的战士

《甜心战士》诞生于1973年,出自日本知名漫画家永井豪之手。永井豪何许人也?他受日本漫画祖师爷手冢治虫的作品影响,“跳坑”成为漫画家,曾师从日本特摄片创始者之一的石森章太郎,可谓“根正苗红”。永井豪的影响极为深远,当今不少从业者都拜读过他的作品,比如曾以《EVA》成为划时代教父组合的GANIAX。

巧的是,永井豪对ACG行业的影响力在近期尤其显眼。比如已上映的最新剧场版《魔神Z》,从系列第一部开始,就为经典游戏“超级机器人大战”系列源源不断地提供参战角色;再往前还有由NETFLIX出品的改编动画《恶魔人》,其中的变身概念和暴力描写自问世以来就在刷新后人的认知,成为许多经典游戏的参考教材。再加上预计于今年4月推出的新作动画《甜心战士Universe》,这一套赶场推出的永井豪连续技打下来宛如狂欢。

就像西边那位绝地宗师一样永远自带BGM的《魔神Z》

《甜心战士》原作漫画描绘了一位具备自由变身能力的人造人少女“如月Honey”,继承了制作者兼父亲如月博士的遗志,与邪恶的“豹爪”组织展开斗争的故事。尽管1973~1974年的漫画连载只有短短两卷单行本,但反响异常热烈,人气高涨,Honey变身亮相的招牌台词“爱的战士Cutie Honey”被无数后辈或恶搞,或致敬。

这位前辈的强势恐怕令不少后辈都望尘莫及。Honey虽然诞生于“蒙昧”的上世纪70年代,但正赶上业界尚处蛮荒,规制较少,因而制造出了各种狂野不已又超前难及的概念,其中较有代表性的3个特点便是“性感”“女流暴力”以及“少女变身”。

说出来难以置信,虽然“离经叛道”,但这确实是少女漫画

在日本,《甜心战士》几乎已经是“性感”的另一个写法。在70年代的大部分漫画中,女性角色都是以“温顺贤淑”的形象示人,比如《多啦A梦》的女主角静香,虽然喜欢时不时入浴,发个裸体福利,却再无其它“出格”行为。Honey则不然,她经常在众目睽睽之下全裸变身,这一设计成为如今魔法少女“裸变”概念的鼻祖——是的,后来什么水兵月、百变樱、魔炮众、人鱼律、小圆脸、绝唱姬等等燃烧成吨钞票的固定桥段,甚至如今拿来驱动课金的无敌时间亮闪闪变身,都是缘起此处。

由于年代和画风问题,如今看来其实没什么 可“心神不宁”的……

​​​Honey在性感方面的造诣还不止于此。早在《甜心战士》之前,永井豪的代表作《破廉耻学院》就撼动了日本社会,其中充满了各种在当时看来极其低俗的擦边球内容,甚至一度掀起了家长群体成规模的抵制,这让漫画“泰斗”永井豪喜欢别出心裁地拿女性性征开玩笑成为人尽皆知的秘密。如今大家熟悉的各种“杀必死”桥段,大部分都典出永井豪的系列作品。

在故事主角换成少女的《甜心战士》中,永井豪“变本加厉”地传播着自己的恶趣味。 

似曾相识的女子宿舍涂药桥段,如今一般换成防晒霜,可见于各种海滩剧情

《甜心战士》中的性感元素能有现象级的影响力,还在于它完美结合了今天依旧流行的暴力元素。Honey虽然是变身系魔法少女,但仍是名名副其实的战士,与那些歌舞升平时代注重文明交流的后辈不同,她常常要与坏人厮打到破衣烂衫,导致各种“春光乍泄,势不可挡”。

永远的恰到好处

这种一边放福利一边破敌的套路,至今依旧是ACG领域的黄金组合,甚至更加发扬光大。除了前文提到的《猎天使魔女》,游戏历史上有同样套路的还有《电锯甜心》《御姐玫瑰》等深得精髓之作,甚至连航母级的RPG游戏《最终幻想》,也会在系列的《X-2》里搭个车。

曾推出《恶魔人》的永井豪,对暴力血腥有着特殊的执念和深刻的理解,他通过《甜心战士》描绘出了全新的“女流暴力”概念,并将“美丽”与“危险”进行了日本式的完美结合。在《甜心战士》原作漫画里,不仅Honey有斩首敌人的“野蛮”行为,同样也有无辜者被断手断脚的情节展现,甚至还有活活烧死配角的残忍场面,乍看起来,这已经不是远离“蛋糕与华服”的少女向,哪怕是少年向作品也都望尘莫及。

这种过激的暴力描绘却意外地获得了不少女性读者的支持。70年代的日本正处于新旧交替的文化背景当中,《甜心战士》体现出了一种女孩子亦可由血与铁来铸成的理念,显得格外地进步开放,成了许多后辈参考学习的对象。只不过,随着1954年日本剑道联盟成立,本土文化复兴中的一代人成长起来后,大部分年轻姑娘们不再使用Honey奶奶的西洋细身剑,而改用了日本刀或其他更彪悍的东西在作品中登场。

女孩子的血也一样能够燃烧,甚至更加华丽而炽烈

不过,有光就有影。Honey自然是无畏的战士,但《甜心战士》中的反派也设定为全员女性,于是与各色敌人堂堂正正的对决,难免充满了女性遭受各种暴力侵害的内容,不少人由此兴起莫名的快感,并渐渐演变成了今天“Ryona”(施虐癖)的概念。这是各种里番中的常见元素,甚至偶尔还会出现在公众视野里——比如近日Hachi Honey Sub频道上的“《真·三国无双8》黄盖全无双”视频,就算是较为清水的Ryona恶趣味。

如今不少动作游戏多多少少都有将Ryona内容作为卖点的倾向

更让人意外的是,Honey的暴力元素甚至有时会“反噬”性感。在日本的成人电影界,随着竞争的日益激烈,各种细分类型的定位开始出现,其中就包含超级英雄类影片。这个类型虽然源自特摄片,但色欲灵感大多受Ryona影响,经过长年的演化,特别随着是TMA这样“不专业”的AV公司半路杀出,影片中反而变得越来越要求床外的动作元素和相关演技。结果就是,这年头连看似简单的小电影演员也不能只靠外表了,还得掌握回旋、横踢之类的高端技巧……

“似乎”是Honey的形象,乍看我也分不清是不是限制级的

《甜心战士》能获得大量女性读者的青睐,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自由变装的概念。“换装”的吸引力和战斗力在手游大热、皮肤概念成熟的今天不必多言,但在70年代,这对许多爱好者来说简直是“核爆洗脸”一般的冲击。换装带来了多样化的视觉效果,再加上能引申出各种内涵的丰富可能性,使其在日后成了ACG领域通用的黄金公式——现在的游戏里要是没带几个各类主题的皮肤,都不好意思跟同行打招呼。

Honey的宝具“无限业制”,真正的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甚至不止

换装并不仅仅局限于表面的衣装样貌,永井豪为它赋予了更多可延伸的空间。Honey的变身系统虽然在设定上可以变换出任何东西,但大多数情况还是将自己变成身着职业服装的女性形态,同时获得这些职业服装对应的职业能力。这些职业除了社会对女性的既定印象,如歌手、列车员之外,也有记者、赛车手等70年代背景下“女人不该去做”的职业,给人留下了“女性也可以从事这些行业并且很帅气”的深刻印象。同时,对应各种职业的、戏耍敌人的小设计又充满了娱乐性——比如,吃我歌手绝招“麦克风流星锤口牙”!

更深层的难得之处在于,《甜心战士》或许还通过职业换装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女性实现了自我认识的启蒙。在历代《甜心战士》中有个仪式感强烈、必不可少的固定桥段:Honey在使用多个不同职业击倒杂兵后,以日常形态在Boss面前现身,当Boss惊讶地问出“你到底是什么人”之后,伴随着“有时是帅气的赛车女,有时是勇敢的护士,还有时是追求真相的记者,但这些都是——爱的战士,Cutie Honey”的宣言,Honey会华丽地变身为超级战士闪亮登场。

这段宣言,比同期甚至后来的许多超级英雄的关键台词都要长,除了帅气与个性鲜明,它还刻意点明了女性可以拥有多种丰富的人生,激励了人们对任何可能性都保有信念的积极态度,深深影响了之后几代人。

系列历史

在70年代开天辟地之后,“甜心战士”系列到90年代之前并无任何续作、旁作。70年代的日本ACG还处在摸索阶段,各行业之间的距离尚远,几乎没有交集。等到了80年代,ACG开始多面开花,这时创意展示成了主流,很少有开发续作的需求,更没有如今“IP化”的概念。等到1985年的《高达Z》作为《0079》的正统续作登场,以及同期FC平台各种游戏续作、改编作的推出,人们才普遍认识到了品牌交叉的意义和价值。

一晃20年过去,到了90年代中期,日本动画迎来了又一个历史瓶颈期。面对萎缩不利的市场,业界通常会自然演化出两种经营策略,一种极其保守,比如我们熟悉的冷饭天王Capcom,几乎不卖对的,只卖不赔钱的;另一种会激进如末日狂欢,比如最近疯狂出品各种高达的万代。如果把这两种看上去风牛马不相及的思路怼在一起会怎么样呢?碰撞的结果就是《新·甜心战士》。

时隔20年,《新·甜心战士》于1994年闪亮登场。先说刺激的,《新·甜心战士》是一部18禁动画。在动画史上,此等主动“升级”的做法并不多见,但如果抱着里番的立场去审视,恐怕又要大失所望,因为《新·甜心战士》定位成18禁的原因并不全是色情,尽管其中不乏各种大胆裸露镜头,但暴力与各种出格情节才是主因。

演到这里就黑屏并“一夜过去”的18禁,说出来不知会不会有人信

这部《新·甜心战士》被人提到最多的特点,其实是“遗憾”。《新·甜心战士》是原定4集的OVA,却因为质量过硬、反响强烈而改为12集,但后续阶段制作方撑不住,最终死在了第8集,可以说是大起大落。平心而论,作为《甜心战士》20年纪念的《新·甜心战士》制作水准确实精良,颇有日后《Hellsing》OVA那种跨时代的质感,哪怕放在今天来观看也毫不褪色,难怪制作方会像“某个只出了一集就倒闭”的里番公司那样翘了辫子。

就像20年前一样,《新·甜心战士》又成了后来许多里番魔法少女变身的参考教材

眼看“高(年龄)端”市场不给力,魔法少女题材又因为《美少女战士》的火爆而备受青睐,1997年登场的《甜心战士F》顺理成章地开始向领先的后辈学习,变身成了一个极其标准的少女番。就像永井豪其它原本黄暴的名作一样,修改了受众群体的《甜心战士F》与原作极为不同,增加了一票少女漫画标配的男一二三四五,以及宿命女对手等,这些改变让《甜心战士F》在当年的人气榜上位居前列,算是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一目了然的少女风格

尽管改成了少女番,《甜心战士F》却依旧维持了相当程度的暴力底线,说是当时武力值最高的少女番亦不为过,因此也获得了许多非少女向爱好者的关注。另外,重新演绎的Honey,保持了原作那种不需要王子解救,自力更生追逐幸福的少女形象,为动画制作方东映几年后推出“拳拳到肉”流派的后辈《光之美少女》打下了观众基础。

自古萌娘多暴力,追根要去问Honey

虽然获得了大众认可,但《甜心战士F》实际上还是改编得太离谱,很多核心粉丝渴望原作再世的心愿并未得到满足,这其中就包括前面提到的“动画界任天堂”GANIAX。千禧年之后,日系动画界开始刮起真人化风潮,在2003年《美少女战士》真人版顺利获得好评之后,G社这帮死宅也坐不住了,2004年,庵野秀明跳出来搞了一个《甜心战士》真人剧场版。

对待一切真人版,吐槽就输了

这部真人电影在怀着极大敬意的基础上,一脉相承地对《甜心战士》进行了全新的“现代化”处理,比如人设——原作中花瓶般存在的Honey死党,从一个无力普通少女变成了犀利的警部,而原作中本有些下流的记者早见,也升级成了以记者身份示人的帅气特工。

当然还少不了大场面、大制作,以及传承原作的恶趣味

2004剧场版刷爆时髦值的创新也不仅仅停留在设定上,片中使用了许多动画特有的技巧,甚至还有定格拍摄真人再进行后期“PS”的夸张尝试,在当时绝对是足够大胆的,这从侧面彰显着GANIAX传承永井豪作品狂野灵魂的正统性。

不过,2004剧场版以电影作为载体,对一些情节的处理并不理想。也不知是预先规划好的,还是真没在剧场版中过够瘾,GANIAX同年就雷霆般地推出了与剧场版设定一致但制作上更加强大的三连卷OVA《Re:甜心战士》,这也是现今流传最广、后续影响力最深远的一部系列作品。

觉得有点像《吊带袜天使》就对了

伴随这部《Re:甜心战士》一定会被提及的一件事,便是它客观上捧红了日本女歌手倖田来未。尽管今天的倖田来未在日本歌坛以“性感”之称声名在外,但2003年她才熬过默默无闻的摸索期,正在朝暂无对手的性感风格转型,演唱《Re:甜心战士》的开场曲给了她事业非常大的帮助。她在《Re:甜心战士》之前曾为《最终幻想X-2》的开场曲《Real Emotion》献声,《最终幻想X-2》恰好也是从情节到系统都深得《甜心战士》精髓的作品。

淑女所见略同:换着装花样干爆对面

《甜心战士》的片头曲与其它旧作不同,从70年代起历经迭代一直没有更换过。除了日本文化热衷的传承精神以外,也是因为歌词本身俏皮可爱又风骚,再加上曲调时髦值超前,比同族略偏低龄的《魔神Z》《盖塔》更耐得住时间的侵蚀,稍加重新编排拿到2018年来听还是绕梁三日的水准。

《Re:甜心战士》OP动画

有了深厚的历史沉淀,加上倖田来未相性搭调的性感演绎,使得这首歌曲宛如天作之合,再加上GANIAX特制的全新OP作为MV来助推,轻松便获得了“看过都说好”这一成就。这首片头曲收录在倖田来未的单曲CD《LOVE & HONEY》中,以15万的销量刷出了极强的存在感,至今在网上搜索“倖田来未”或“甜心战士”,三步之内必见另一半,甚至在日本的不少综艺节目里,但凡遇上性感暧昧的气氛,多半也会播放《甜心战士》来作为背景音乐烘托增色,可见其现象级的吨位。

哪怕生过娃后再复出,来未姐依旧是性感歌姬的代表

谈到《Re:甜心战士》避不开的还有另一位业内人士,他就是当时还不算知名,今天却如雷贯耳的动画导演今石洋之。今石洋之在《Re:甜心战士》中负责了第一卷的监督工作,其鲜明的个人风格与Honey极其契合,使得本作获得了许多改编作品难以企及的“最还原”赞誉——仿佛这个人生下来就是为了完成这集动画一般。

此外,今石洋之擅长的动作演出效果再一次重塑了Honey战斗美少女的形象,并将其延续出了新的血脉。虽然后来的《天元突破》可能因为有各位老前辈压阵而显得没那么“放肆”,但等到了今石洋之独立门户的《斩服少女》当中,满是Honey奶奶影子的缠流子又一次“狂霸酷拽叼”地成了新时代后辈的参考教材。

性感、暴力、多段变化,一脉相承又创意十足

今年,被称为“国家队”的新番《DARLING in the FRANXX》正在热播,作为动作兼修的今石洋之自然难掩其强烈的存在感,想必Strelizia又会突破一次天际,刷新暴力动作与性感演出的概念。不过考虑到今石洋之已经获得了“金田流巅峰”这样的荣誉,单独再为他写一篇推介都未必够用,本文在这里就先点到为止吧。

在《Re:甜心战士》红火之后,一部制作阵容同样豪华的真人电视剧《甜心战士The Live》于2007年推出。这部作品同时具备传统日剧的细腻深邃与特摄片爽快过瘾的优点,在参考了《甜心战士F》大众向设计的基础上进行了一番十分成功的大改,甜心战士增加到了3人(全是巨乳!),甚至请动了原作者永井豪到作品里客串甜心的父亲如月博士,当了一回“真爹”,堪称圆梦般的“有生之年”。一定要挑剔的话,恐怕只有女主角甜心造型的迷之土味了。

不少人就是被女主这造型给“劝退”的,这也是本片唯一能劝退人的地方了

在《甜心战士The Live》之后,系列于2016年推出了一部真人电影《甜心战士:眼泪》。这部电影虽然做足了宣传噱头,但改编得实在太过分,相当于只是挂了个IP的羊头。例如,电影中的女主角连Honey这个称呼都很少出现,而是以“如月瞳”作为替代名字——哪怕是烂到无法接受的《变形金刚》电影,也没让大黄蜂改名叫大针蜂啊!

更糟的是,由于剧本过于单薄,即使是普通观众也难以接受这样的情节。整个电影从剧情到特效都带有严重的日系小制作偏向,尽管有颇具诚意的打斗内容,但并不足以撑起电影这种载体所必须的要素,最终票房极其惨淡,豆瓣评分也达到系列最低,仅有4.5分,是一个失败改编的典范。

2016年要看漂亮小姐姐互殴,大可以去隔壁的《RWBY》

业界身影

比起同为永井豪作品的《魔神Z》,Honey奶奶对游戏业的影响比较低调,但影响力丝毫不输给那堆钢胳膊铁腿,只是“润物细无声”而已。

早年里,Honey本尊没有直接出现在任何电子游戏中。这一方面是由于诞生年月实在太早,游戏业尚在萌芽之中,产业尚且不够稳定,更无暇搞太多交叉品牌,论资排辈还得要手冢大神的《三目童子》《火之鸟》先行,同辈里,即便是动静更大的《魔神Z》,也是到1991年才在掌机上尝试性亮相的。另一方面,《甜心战士》概念过于领先时代,游戏设计实现起来困难重重。较高还原了《甜心战士》换装概念的游戏,要等到2000年GBC上的《换装迷宫》。

因此,Honey首次在电子游戏世界登场已是1999年了。这一年,万代参考“超级机器人大战”的思路在PS平台上出了一款《魔女子大作战》,收录了旗下各种魔法少女角色。由于90年代早已是新一代魔法少女人才辈出的阶段,百变小樱正在大杀特杀,即便是在游戏领域,小樱同年就有3款主题游戏在多平台上市,让其他几位老前辈即便凑一起也搞不出什么存在感。

视力还好的老伙伴应该还能认出另一位熟人——花仙子

之后,Honey又在2003年的GBA游戏《豪翔传》中登场。正如游戏其名,这是一款集结了永井豪笔下各路角色的粉丝向RPG,系统剧情等都十分正常,整个如月线的剧情比重较大,侧面反映出了《甜心战士》在系谱内颇受尊敬的地位。 

这恐怕是Honey奶奶最文明的一次出场

Honey本尊亮相的游戏仅此两部,似乎与其高人气有些反差太大?但其实Honey的身影还“出现”在许多游戏里,让人“似曾相识”。

Honey存在感较为常见的一种形式是致敬彩蛋。例如,在人气手游《FGO》里,人气爆棚如接班女主般的尼禄,其花嫁版的3项技能名称分别是“天に星を”“ 地に花を”“ 人に愛を”(中文译为“予天繁星”“予地百花”“予人以爱”)。这3句正是《Re:甜心战士》中Honey变身超级战士时,在旧版基础上追加的登场宣言。花嫁尼禄从战斗动作到换装设定,都是十分适合担当这一致敬彩蛋的人选。

自古剑娘……多暴君!

另外一种形式是通过“皮肤”。现在游戏业“召唤英灵”的一个常用方式就是授权外观换皮。这种不改变游戏自身又能致敬经典的做法,往往能吸引不少目光,兼顾玩家喜好,比如《英雄联盟》里就搞出过一套魔法少女。《绝地求生》的制作公司蓝洞一向嗅觉灵敏,自然也不会放过此等商机,蓝洞的前一部网游大作《TERA》很有本地化的头脑,他们在日服就曾开展过《甜心战士》的服装活动。

一套战士职业穿着比法系职业帅气的魔法少女服装……

还有一种门槛略高的方式,就是将Honey展现的概念用游戏系统来实现,前文提过的《换装迷宫》就是此类。在《甜心战士》开创的美少女格斗题材中,下流却又令人梦寐以求的就是“边打边撕”,这种愿望想在游戏领域实现,尽在2002年的《欲望格斗》。这是一款真正还原了《甜心战士》中美少女们“爆衣裸殴”概念的格斗游戏,比起《死或生》那样不疼不痒的擦边,要真诚耿直得多,但也因此彻头彻尾成为了一款18+游戏,令人喜忧参半。

一个实现了“有生之年”系列的游戏,学术价值远远超过了娱乐价值

但对于《甜心战士》这样老资历的作品而言,最主要的存在感还是“灵魂传承”——表面看上去没有直接联系,但骨子里味道完全一样。这类情况除了前文提过的《最终幻想X-2》,还有小众评价极高的《骷髅女孩》。《骷髅女孩》的主要角色是各种猎奇风格的性感少女,每个角色还有多种皮肤变化,其中不乏直接致敬各路前辈的,比如同样是性感暴力代言人的哈利·奎因,或者是格斗届的R摇前辈不知火舞。 

边打边“抖”是非常重要的,非常重要

通过各种血花四溅的夸张画面演出,潇洒帅气与凄惨哀嚎齐飞的语音风格,以及狂野的招式,《骷髅女孩》体现出极强的Ryona效果。再加上“像又不像”的必杀技们,让人深感如果要在电子游戏世界里操纵Honey,应该就是这个味道。

《骷髅少女》中的弹幕乱射(左)和《Re:甜心战士》中的杂兵乱射(右)

不过,从《骷髅女孩》的许多致敬皮肤中能够看出,制作人员在描绘这些皮肤时大多参考的是千禧年之后的那些游戏作品,比如《搏击玫瑰》《拳皇2000》以及前文提到的《光之美少女》,从血脉传承来讲还是有些“二世代”的感觉。

顺便,《搏击玫瑰》里自然也有神似Honey的衣装来致敬流派开创者

真正要数形神具备的灵魂传承,还要看《猎天使魔女》。我说“看到贝姐就想到Honey”绝非妄言,在《猎天使魔女》的官方攻略本中,有制作人神谷英树以问答形式提供的大量信息,其中有关贞德的机车车牌号“U1 QTJ”的部分,神谷承认“QTJ”中的“QT”就是指“Cutie”,而“J”自然就是指“贞德”。

也就是说,神谷自己异想天开,要创作一个以贞德为主角的游戏,于是给游戏主角起名字叫做Cutie J,至于异想天开出来的名字为什么是这个格式,不言自明。

不信你注意不到这个车牌的视角设计

其实就算神谷没直说,《猎天使魔女》的游戏本身也能说明一定的问题。它不仅在气质上通篇性感、华丽、狂野,偶尔还会恶趣一下,就连人物设计、情节架构也像极了《Re:甜心战士》,就好比《星际争霸2》中的维京战机想否认与VF战斗机的血缘关系都没人信。

比如,《猎天使魔女》中的卢克与《Re:甜心战士》的草见,都是以凡人的身份来旁观女神大战,还都是记者身份,剧情中除了偶尔出来帮个关键的小忙,绝无传统的“男主”的地位。再有,剧情上两位变身女郎要面对的都是一个打算“创造新世界”的大尺寸最终Boss,并且都一度被困于Boss体内,再由死党女二号华丽狂野地赶来拯救。

自古大爱出奇迹

除此以外,两者还有花式爆揍杂兵、头目形象脑洞惊奇、干翻老爹等共通之处,总之,回首看来《猎天使魔女》,宛如在深刻理解《甜心战士》内核后全面进化出的新时代形态,也是制作者们向那位启蒙角色交出的一封真挚情书。

结语

Honey这一形象自70年代起就为无数后续创作者提供灵感,随着越来越多优秀角色的涌现,似乎她已经不再需要亲自现身。毕竟,无论持剑与否,身着如何,那些用实在的武力勇敢与命运抗争,不畏流血牺牲、为人们带来爱与美好的少女战士们,都传承着Honey铁血玫瑰的基因。

甚至,说不定,有些就是Honey耐不住寂寞偷偷跑出来假扮的呢?

如今,《甜心战士》的50周年纪念版《甜心战士Universe》已经正式公布,似乎看点颇多。Honey变身的不同身份甚至会使用不同的声优演出,颇下血本,也来势汹汹。到底Honey奶奶能否在业界疲软的背景下再一次重塑辉煌拯救世界,就等4月到来,《甜心战士Universe》的正式揭晓了。

Honeyyyyyyyyyyyy Flaaaaaaaaaaaaaaash!!!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