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启示录:《星战前夜》国服“大萧条”的4年

2018年7月31日,一个普通的星期二,刚好轮班休息的小五坐在常去的网吧里,对着屏幕边抽烟边发呆。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则新闻:《EVE Online》终止运营公告。国服代理商世纪天成正式宣布结束这款游戏6年的运营工作——在光通通信运营时,这款游戏的正式名称是《星战前夜》,世纪天成运营时径称《EVE Online》(以下统一称为《EVE》),在几次更迭代理权之后,又一个代理商对这款始终赚不了什么钱的游戏失去了耐心。

这则关服公告获得了2000多人的点赞

“其实没啥特别的感觉。谁都知道世纪天成早不想代了,只是今天终于官宣了出来。”

说这话的是小五,他已经玩了四五年的《EVE》,而且一直都是在网吧玩。这么多年来,他在网吧偶遇的《EVE》同好不超过3个。“现在一般网吧的机器里很少有《EVE》了,我这也是跟网管熟,他才特地给我留了台装《EVE》的电脑。”

即便国服已经运营了12年,《EVE》依然是个非常小众的游戏,甚至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EVE》的核心玩家一直在大量流失。7月31日世纪天成宣布停止运营之前,《EVE》国服每晚高峰时期的在线人数基本上维持在四五千人左右,整个宇宙里到处是无人区。《EVE》停止运营的消息一出,也只是短暂地获得了一众局外人的感慨惋惜,之后,这件事很快又消失在大众的视野中。

看上去高大上,玩起来难又慢是大众对《EVE》的普遍印象

小五开始玩《EVE》的2013年,正巧是游戏在线人数不断攀升的时期。在他的回忆中,整个宇宙的各个星域里遍布着形形色色的玩家:无利不起早的商人、掌握核心科技的科研党、四处招兵买马的军阀、沉默而又好战的海盗。一到了晚上高峰时期,整个新伊甸四处燃起战火,有的是为了生死存亡,有的只是单纯为了打一架。

“4年前的《EVE》还热闹得很,人不少,高峰时段有三四万人,每天差不多得有10万左右的总在线吧。”

单日10万的在线人数,摆在其他网络游戏中比较并不是一个起眼的数据,但由于《EVE》采用的是单服务器模式,整个国服只有一个服务器——晨曦。所以当几万人同在一片宇宙中时,迸发出来的火花并不小。

战争与死亡,是《EVE》里永远无法避免的两件事

“那时候当个新人可不容易,光在新手区里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你,你一犯错就要付出代价,他们可不讲什么情面。”和许多懵懂无知的新人一样,小五经历过许多差点让他熬不过新手期的事件,比如做任务时被海盗袭击,船毁人亡,比如拉着全部家当的货舰在帝国安全区被强行击毁。

“新手被针对,打击当然是很大的。我当时也想过放弃,但最后还是不服气的心理占了上风。不就一个游戏嘛,我玩过的网游不少,居然还能有个游戏能难到让我玩不下去?我是既惊奇、好奇,又不服气。”

小五的选择是加入了一个正在路边招新、看上去还算靠谱的军团。负责人听了小五的诉苦之后,二话不说补贴了小五一大笔费用,还亲自开着运输货舰将小五不多的财产一起拉到了军团驻地,一路上还向小五传授各种发家经验谈。

美滋滋的小五觉得自己总算找到了组织,遇上了贵人,殊不知自己正慢慢化为一颗螺丝钉,即将被卷入到巨大的战争漩涡中去。

4年前的《EVE》国服到处战火纷飞

49-U6U

2014年1月至3月,《EVE》国服短暂的和平被打破,南北战争爆发。对阵的双方,一边是国服老牌联盟“泛银河商业共同体”(简称“PIBC”)及其盟友“VENI VIDI VICI”(简称“3V”),另一边是斐德克、七月、皇家天使议会(简称RAC)、天使之城(简称COA)等多个联盟组成的南北联军。

作为从国服诞生伊始便存在的老牌联盟,PIBC在12年间无数次面临着生死存亡的艰难处境。2013年的北方战争,PIBC和盟友刚刚把与自己争斗了整整7年的FBP(即反PIBC势力)打得烟消云散,且一度宣布“不再有战略性敌人、不再有领土和主权诉求”。但转过头来,昔日的盟友却联合新兴势力组成了规模空前的联军,要发动一场将PIBC洗出新伊甸的灭国战争。

谎言之镜是PIBC下属军团的管理人员,同时也是一位典型的“628玩家”——628玩家,指的是2012年6月28日世纪天成接手《EVE》后,因游戏宣传而被吸引入坑的玩家。

谎言之镜尝试回忆当时南北战争的战况:“一开始压力是非常大的。到处在掉主权,还有各种流言,说是有许多军团要叛变联盟。但是联盟几个大军团内部表现得非常坚定,组织行动依然有条不紊,内部会议上大家都很团结,抢修主权、作战集结方面都非常积极。”

世纪天成借着这场战争炒了一把《EVE》的热度

连续近3个月的主权拉锯生死战,使得国服的在线人数不断攀升,除了像谎言之镜和小五这样被卷入战争的玩家,许多已经AFK多时的《EVE》老玩家也纷纷上线,想再过一把战争瘾。随着每次会战的规模不断扩大,服务器也不堪重负。当时盛传世纪天成在《EVE》会战时,会“借用”隔壁《洛奇英雄传》的服务器来解燃眉之急。“‘洛英’一卡,大家都晓得定是隔壁又开始打会战了”,这成了极具世纪天成特色的一个梗。

最终,这场南北会战并没有因为空前的规模而发展成持久战,所有的能量在3月25、26日这两天集中爆发于战略交通要地——逑瑞斯星域MPJW-6星座的49-U6U星系。人们称这场会战为“49会战”。49会战创造了无数个《EVE》的历史纪录,包括3000人的单星系参战人数、单日6000艘的舰船击毁数量,光上百艘超级战略旗舰泰坦的陨落,就已经超过了过去8年国服损失的泰坦总和,战损总和折算成人民币高达百万。

超级旗舰泰坦——因其高昂的生产成本和战略性功能,成为《EVE》里的“核武器”

49会战的盛况在当时引起了大量外界媒体和玩家的注意,一篇篇“《EVE》爆发历史最大规模会战”“惨烈大会战,损失过百万”的新闻让很多人突然意识到,原来国内还有这么一款“没怎么听说过、看上去很高端”的游戏。

这场惊世骇俗、震动四方的大战确实一度让《EVE》走到了大众的视野里,也让很多《EVE》玩家扬眉吐气、为之骄傲,彷佛国服《EVE》一定能在这场大战刺激下吸引新人、再创在线高峰,蒸蒸日上指日可待。

49-U现场双方泰坦群互射

然而或许连最资深的《EVE》玩家都未曾想到,波澜壮阔的49会战结束后,随之而来的是持续4年的大萧条时代,人称“晨曦后启示录时代”。

归根结底,《EVE》和其他类型的网络游戏都不一样。《魔兽世界》里,联盟冲进奥格瑞玛击杀了萨尔,第二天部落的玩家依然可以悠哉上线,那里还是自己的窝,而在《EVE》里,船可以化为灰烬,帝国也可能烟消云散。

49会战以PIBC和盟友的全面胜利落下帷幕,南北战争也以PIBC的全面反攻宣告进入尾声。之后的一年,PIBC的敌人南北联军从瓦解一步步走向覆灭,原本一度势均力敌的势力平衡完全被打破,偌大的星图上不是属于PIBC,就是属于PIBC的盟友,“天下渐归一统”。

他们想要的战争,他们负担不起

“49会战之后,本来就人心不齐的南北联军一下被打没了心气,剩下的都任人宰割。”

小五在南北战争时期是一名普通的联军战士,49战败之后,经受不住整个联盟人心惶惶的压力,小五选择卷铺盖离开联盟,回到非主权的NPC地区当起了无拘无束的海盗。但是他慢慢发现,海盗也越当越乏味了。

“国服大一统,战败的人退出,战胜的人看到没什么大仗可打也退出,人就越来越少。你现在组一伙人按照以前的套路去主权区域叫阵,人家根本不派常规部队跟你打,出手就是跳旗舰应战,吨位碾压。他们根本不担心有人敢跟他们打旗舰战,所以海盗没架打,也当得越来越没意思。”

对很多像小五这样的“非战争既得利益者”而言,PIBC的过分强大阻碍了国服的发展,作为一款战争游戏,“大一统”的环境必将带来“大萧条”。

南北战争前后势力对比图,联军(FDK+JA+COA+RAC)除了斐德克(FDK)外几乎全部“灭灯”,在星图上被抹除

由于敌对势力基本丧失了和PIBC正面进行旗舰会战的能力,像谎言之镜这样比较好战的PIBC成员,甚至可以在平时毫无顾忌地出动泰坦,进行PvP的单收行动。

“最主要的敌人是自己,因为没有敌人了。”PIBC的盟友、3V联盟的负责人司空包子发出感概。作为联盟的负责人,他的职责已经不再是各种战争筹备,而是在大萧条时期保持联盟的正常运作。

开势力泰坦出去单收PvP,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要不要背下“阻碍国服发展”这口锅,PIBC的最高管理者军用馒头不置可否。

“很多人想要所谓的‘国服的活力’,想要‘所谓的战争’,他们自己往往承受不起。很多人只想着每天有的打,晚上上线开船去爽一把,却又不想付出更多的责任。很多人都说战争好玩,觉得战争刺激,那是他们不懂战争。战争一旦如他们所愿开打,他们想下线就下线,最后要熬干骨头的,还不是那些负责任的指挥官和管理层。”

《EVE》的主权战争真实而残酷,重要的战略目标,如主权建筑、设施一旦进入争夺状态,往往需要玩家时时刻刻保持警惕。一场战争一旦开打,指挥官、管理者需要没日没夜24小时待命。作为一名从2006年开始执掌联盟至今的管理者,军用馒头经历过的战争、会战早已数不胜数。在他看来,持续长时间的战争对玩家的生活、工作、学习都会产生巨大影响,所有经历过大战的指挥官和联盟CEO,都有为了游戏请假、翘课、骗老婆蹲网吧的经历,大战之后甚至住院的都有。

“要说最惨烈,49会战差远了。当年的源泉战争,PIBC经历分裂不久,刚刚通过贝斯战争从灭亡边缘活了下来,未及喘息就投入源泉战争。FBP(反PIBC势力)组织了近800人,同时攻击我们首都和纳税者联盟的源泉领地。敌人有国服最好的指挥官,而我们当时人才凋零,接战战损比动不动就是0:98这种,完全打不过。”

大部分的时候,战争都是无聊的等待与煎熬——图为驻守防御中的舰队

在绝境之下,军用馒头带领军团全力退守,与誓要灭亡PIBC的敌人展开了惨烈的拉锯战。每天白天空间站受到攻击,所有空间站功能都被打到下线。凌晨,军用馒头就组织人员趁着敌人睡觉的空档上线维修。大多数战斗都处于严重劣势,被击毁然后回空间站拿船添油成了唯一的战术。“整整41天,天天如此,老婆没有和我离婚简直就是奇迹。和这种战争比,49算什么?”

也许正因为经历过无数的战争,所以对于战争,军用馒头反而保持着一种敬畏的心态。“每次《EVE》大规模会战之后,都会有一大批核心玩家或AFK,或永远离开,就是因为被磨怕了。一场全面失控的战争,对于核心玩家的游戏体验有不小的破坏性,所以我不赞成无谓的战争。战争和战斗只有处于可控的状态下,才能更好地发挥《EVE》的游戏性和乐趣性。”

战争后遗症

“科长”的外号源于他本人公务员的职业背景。当年他还曾号称自己“月薪四万五”,“四万五科长”成了这位老玩家的标签。

科长有两重身份。他原是一名FBP势力的老兵,2011年时因为厌倦了无止尽的战争,带着一批同样打仗打疲了的老兵离开了战火纷飞的主权区域,来到了有NPC维护秩序、新人出没的宇宙贸易中心——吉他。

新伊甸的中心:吉他IV加达里海军组装车间

到吉他后,科长成立了最令《EVE》国服新人“闻风丧胆”的海盗军团,“专业杀手”。由于《EVE》的特殊机制,两个军团如果处于宣战状态,即使在有NPC维护秩序的高安区域都允许自由交火,而全宇宙最大贸易基地吉他,凭借着极其重要的贸易价值,吸引着形形色色的商人、战士、旅行者。在这种环境下,专业杀手自然成了劫径的匪寇,无差别地威胁着每一个麻痹大意的路人。

由于吉他是新人聚集地以及宇宙贸易中心,所以国服《EVE》在线人数的起伏,科长和他的“专业杀手”是最敏感的。很多人把2014年之后国服的低迷归咎于PIBC一家独大,谈起这个的时候,科长并没有马上回应,反而问:“你采访过馒头,他怎么说?”在得知军用馒头的答案后,这位曾经与PIBC势不两立的FBP战士表示赞同。

“他说的挺对的,很多后期加入《EVE》的玩家和我们这些老玩家已经有很大的区别了。他们不在乎为什么去打,只在乎打了有什么好处。船爆了要报销战损,打一次会战要出场费。”

科长与馒头颇有些渊源。两人作为公会体系下加入的玩家,一路从《魔剑》《天堂2》打到《EVE》,可以说是“世仇”。但因为没有太多的交流,彼此并不熟悉,见面往往就是毫无理由地开架。

从《魔剑》开始,中国的网游公会体系开始全面兴起

“2014年的南北战争,其实是新旧势力的一次洗牌。当时和PIBC打了7年的FBP势力刚刚被打败,很多新加入的玩家就觉得,自己能做得比FBP更好,他们想要FBP的地盘,还想要借着FBP的名号连PIBC一起灭掉。”科长开始自己的分析。

“PIBC为什么能赢?除了南北联军自身的问题,主要还因为馒头是公会出身。很多FBP都是公会出身,PIBC的盟友3V的主力也是以前FBP的一部分人,因此南北战争里有很多前FBP势力加入了馒头。当时光我们‘专业杀手’,就出了30个超旗号给PIBC。”

FBP和PIBC打了这么多年,是敌人,是仇深似海,但也相互尊敬和认可对方的实力。科长反而有点看不上其他的一些势力:“南北联军,什么七月、斐德克,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只会趁着FBP势微不断地羞辱我们——说白了,南北战争、49会战的真相,就是以‘公会体系’为基础的FBP和PIBC联合起来,打败了企图洗牌的闲散型新玩家,馒头赢得一点都不侥幸。”

在科长看来,2014年南北战争时期,新一代的《EVE》玩家普遍缺乏管理大联盟应有的责任感和归属感,不光无法服众,更无法获得敌人的尊敬。因此,科长说,49之后国服的“大衰退”,原因其实是老玩家长久以来依赖的公会不断地如潮水般退去。

“国服《EVE》从一开始就是公会的战争,核心玩家都是依托于公会平台的。后来公会不在了,很多人也就跟着离开,留下我们这些彷徨的人,失去了坚定战斗下去的理由。”

生死存亡的战争背后,原因往往比打一架要复杂

止战之殇

公会体系的衰退,核心玩家的离开,“天下一统”的僵局,都是国服《EVE》这4年来不断衰退的内部原因,而衰退的外部原因也不少。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大概2013年左右,世纪天成自己出过一个《EVE》的宣传视频,背景音乐用的是《合金装备》的主题曲。视频里各种太空宇宙战舰大乱斗,看得我热血沸腾,还拿这个视频去安利过好多朋友……之后,说实话,游戏的运营就一年不如一年了。”

提到这次的代理商更换,小五显得热情不高。在他看来,如今产业环境浮躁,像《EVE》这样注定小众化的端游,即使在大公司的庇护下也很难有良好的运营资源,而《EVE》又是一款非常依赖运营的游戏。缺乏高质量的运营活动和宣传手段,更换代理也无法为游戏引入太多的新鲜血液。

任天行Z也持有相同的观点。在他看来,前几任代理商最大的问题在于“不懂《EVE》”。

作为一名中立的商人,任天行Z在《EVE》里算得上富甲一方。除了以“万亿”为单位的游戏币资产,几个游戏里神秘的贸易组织都和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现实里,作为一名《EVE》爱好者,任天行Z也收藏了不少《EVE》的手办、模型等。

 “比官方做得要精致多了!”任天行Z谈到自己收藏的模型时滔滔不绝

“运营对《EVE》真的很重要。运营者自己必须要懂《EVE》,了解《EVE》玩家的需求,才能策划出有针对性的、对玩家有意义的活动,才能做出真正起到作用的新手指引,来提高《EVE》一直以来堪忧的新手留存率。”任天行Z说,“在宣传策略上,你不要老是把《EVE》宣传得多么高大上,多么厉害多么复杂,一个游戏而已,一上来就脱离了群众,还玩什么?”

在国服萧条的这几年,除了乏力的运营策略,另一个为人诟病的问题就是游戏中的脚本。由于《EVE》的操作基本上依赖于点击式的指令输入,所以做一个能替玩家完成所有操作的脚本并不难。国服中的脚本从2014年前后开始就有泛滥的苗头,49会战之后大量玩家AFK,“脚本玩家”更愈发肆无忌惮,“四千在线,两千脚本”是当时EVE玩家对游戏环境无奈的自嘲。

著名的秋枫脚本目前依然运行良好,“脚本让国服更美好”的宣传语格外扎眼

许多老玩家每每提起脚本就恨得牙痒痒——脚本的出现,彻底破坏了《EVE》的生态链。一方面,玩家PvE的亲手操作远比不上脚本高效,进一步加剧了游戏PvE的无趣化;另一方面,PvP的玩家也很难抓到“脚本PvE”玩家,海盗收割队常常无功而返,非常打击热情,整个游戏的体验从PvE到PvP都变得更枯燥乏味。一些老玩家甚至提出,国服的热度是和脚本的功能成反比的,脚本功能越多,国服的人丁就越稀少。

提到脚本问题,任天行Z指出,除了运营商的纵容和脚本本身的问题之外,国服的大联盟和大军团也都“不干净”。为了利益最大化,很多《EVE》势力的管理层也对领地内的脚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的行为不光让脚本有了容身之处,也在无形中扼杀了许多《EVE》新手的游戏体验。

“很多大联盟和大军团一直在不断招新,但说到底他们并没有把新人当人来对待,只是把他们当成人形脚本。新人刚进游戏一个月,就把他们丢到00地区(即主权地区)刷钱,新人完全体会不到游戏的乐趣,刷钱又刷不过脚本,结果可想而知——要么AFK,要么自己也上脚本。”

“我和很多新人聊过天,他们甚至都没有听说过游戏的故事线、不知道史诗级任务和四大帝国的历史背景。这种杀鸡取卵的方式,其实就变相切断了游戏的血液循环。招了100个人,3个月后就5个人还活着,游戏可不就得死气沉沉么。”

任天行Z介绍的一个名为“博物馆奇妙夜”的新手频道,内有丰富的游戏背景及玩法介绍

新纪元

在世纪天成宣布停止《EVE》运营后没几天,网易就证实了大多数人的猜测,正式官宣了接手《EVE》国服的消息。光通、中华网、世纪天成、网易……再过一两个月,《EVE》就坐实“四姓家奴”的名号了,但往好处想,《EVE》的国服仍旧活着。

在采访中,我几乎问过每一位受访者对网易接手后的《EVE》有何种期望,得到的都是悲观的答复:“秋风是不把世纪天成放在眼里的,网易行吗?”“能版本同步就欢天喜地了。”“多半是为手游造造势吧。”

而对于我的另一个问题,“你还会继续玩《EVE》吗?”,得到的答复也近乎统一:“都成习惯了,已经不是在玩了。”“A过多少次了,最后还是会回来。”“一入这坑,就别想出去了。”“玩到脚本霸服那天吧。” 

无论怎样,4年之后,晨曦的后启示录时代终于迎来了一次转机——虽然它最终会奔向新纪元,还是继续大萧条,仍是未知之数。

另一个4年之后,国服《EVE》会怎样?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