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执行恐怖:“.EXE”游戏文化之源流

14 400

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这句话真是鲁迅说的(但引用原文不太准确)

常在网上混,大家可能多多少少都接触过“SCP基金会”的相关作品,这套由集体创作的世界观,因其猎奇的设定而充满魔性的魅力。那么下面就让我来介……对不起,跑题了。 就像“SCP基金会”是以2007年的一篇Creepypasta(都市传说)为发端,游戏圈子里也有一个都市传说起家的亚文化——“.EXE”。这个单词我们每天都会见到,但未必所有人都知道它背后的故事。

想跑?我可是地上最快的索尼克

“.EXE”起源于2011年8月发布的一则Creepypasta,故事大意是这样的:一位失踪许久的朋友给“我”发来光盘和附信,信中声称自己被追杀,请求“我”把光盘破坏掉,不信邪的“我”非要亲自玩一玩,竟发现光盘里是个混合了若干恐怖要素的改版索尼克,主角失落地玩完游戏后,回头看到一个流着血的索尼克布偶,卒。  

在Creepypasta业界,几乎每天都会有若干个这种故事诞生,算不上有多稀奇。2012年8月13日,一名叫“MY5TCrimson”的制作者发布了一个基于此故事的恐怖游戏《Sonic.EXE》,转年它便因为一个巧合而闻名全世界:著名美国老铁PewDiePie上传了这个游戏的视频,原本缩在小圈子里的恐怖游戏借助网红力量迅速传遍了全球。 

他还没意识到这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Sonic.EXE》的流程高度忠实原文,游戏在启动的一瞬间,索尼克的眼白会变成黑色并流出鲜血,底下的制作商信息会从“SEGA 1991”变成“SEGA 666”。这个改版游戏使用了修改过的《地球冒险》(Mother)和《风之克罗诺亚2》的BGM,并加入了《最终幻想6》里魔导士杰夫卡代表性的低音质奸笑。

游戏一开始还算正常,直到流程推进到屏幕挂满尸体时,整个游戏里基本上只剩红黑两色,忍着恶心玩到最后,游戏会突然迸发巨响,并跳出嘴部像柴郡猫一样裂开、双眼淌血的改版索尼克大脸,配上一句极具威压感的“I'M A GOD.”,并留下了一个恐怖的讯息:还想玩第二轮吗?

同年,Creepypasta的原作者JC-the-Hyena在论坛上发布了一篇长文来解释《Sonic.EXE》的设定。它不是恶魔,也不是神,是一个从虚空中创造出来的生物,并喜欢上了“索尼克”这个游戏系列。

这个生物想要玩具,但又不能离开自己的位面去抓人,只好化身成一个电子游戏寄居在刻录盘中,当人类安装这个游戏时,电脑就被这个邪恶生物完全控制了。它深知人类心中的黑暗面藏匿于何处,就把游戏流程设计得恐怖黑暗却引人入胜,当游戏通关时它会从屏幕中钻出,把受害者的灵魂拉向自己的世界。 

红色杀老师是我能找到的、最不吓人的示意图了

虽然受害者遗留在现世的肉体看起来就像是自杀,但这个寄居在游戏里的生物通常不杀人。它只会把受害者的灵魂塞进“索尼克”世界观下某个角色的身体里,并持续反复地在游戏世界里折磨他们。当它玩厌了某个灵魂,嘴巴就会变成黑洞将受害者吸收,世上便仿佛没有存在过这个人。

随着这个游戏的传播,人们将这个生物称为“Sonic.EXE”,它觉得这名字还不错,有时还会简称自己为“EXE”。它诞生于另一个世界,并不喜欢现实世界的神或恶魔,标题画面的“SEGA 666”和名句“I'M A GOD.”都是对现世的一种刻意亵渎。

2014年,MY5TCrimson又发布了《Sonic.EXE》的续篇《Sally.EXE》,这一作的开发水平比前作精良了许多,在游戏开始阶段就耍了个小把戏——假装蓝屏。在这一代里,Sonic.EXE厌倦了直接追杀,而选择将Amy、Cream和Sally这3名女主角扔进特制的处刑场里,看着她们送死。

说起Sally还有点花边新闻。她来自SEGA授权美国Archie Comics出版的“索尼克”漫画,和索尼克有不少暧昧戏,但因为是派生作品,漫画版的角色从未被记入世界观正史,正史里索尼克的恋人另有其人。《Sally.EXE》结局的最后一幕是Sonic.EXE和双眼被线缝住的Sally接吻,这样一看这小游戏可能还有那么一点党争的味道……

“我全都要”

毕竟是网红玩过的游戏,Sonic.EXE的同人创作那可是多了去了。大多数创作都在强化惊悚层面,比着谁的噪音大,插图恶心,好在其中还是有一些良心作者——针对初代中Sonic.EXE提出的“第二回合”,有人制作了一个王道正统向、打败了Sonic.EXE的“Round2.EXE”,还有人以自己的理解制作了一款长流程游戏《Sonic.EXE: Nightmare Beginning》。玩家在这个游戏里操作的是索尼克,如果通过非常艰难的条件击败了Sonic.EXE,就能达成逃脱噩梦世界的完美结局,本作的恐怖度大幅削减,只是象征性地意思一下。

下一个就是你

全世界人类都有一个共通的特征:好的学不会,坏的一出溜。

《Sonic.EXE》的完整流程不过几分钟,不过其中很多要素具有简单易懂的可复制性,它火起来后,很多模仿品随之诞生,许多老游戏都有了对应的“EXE版”。这些仿品的宗旨非常统一,就是瞄准那些可爱、充满童趣的作品,包括但不限于《Pacman.EXE》《Aladin.EXE》《Kirby.EXE》。后来这些人已经不满足于改造游戏,甚至还搞出了《Micky.EXE》这种有可能被寄律师函的东西。

好吧,你不是……

这些作品的流程几乎都完整照搬原典,玩家在魔改过的横版关卡中操作配角被主角追杀,时不时会有花屏和电流声干扰一下屏幕,并且流程最后一定会出现那个经典场面:伴随着奸笑声,屏幕上出现一张红色眼球、裂开大嘴的主角大脸,配上血红色的大字“I'M A GOD.”。

随着“.EXE”文化逐渐发展起来,爱好者们模模糊糊地分成了咋呼派和炫技派两种。咋呼派集中强化了恐怖的部分,把奸笑声替换成更刺耳的巨响,把跳出来的脸画得更真实更恶心。这种搞法说实话是有些无聊,做出来的应该叫心脏病游戏而非恐怖游戏。比如说《Google.EXE》,吓人的方式就是把Creepypasta里几个比较知名的恐怖图片挨个放一遍,看多了就没感觉了。

这个可能比《Sonic.EXE》还有名

炫技派看中了《Sally.EXE》一开始的假蓝屏和原作者的世界观,试图用Meta要素带来恐怖,比如《Rainbow.EXE》就是一款其中的佳作。它伪装成一个普通程序,在安装过程中的在线更新步骤,混入了本不应该下载的《Sonic.EXE》——Sonic.EXE因为玩厌了自己的世界,便入侵了这款“彩虹小马”世界观的游戏,向里面的角色Rainbow Dash揭发了“她只是一段程序”的真相,而后将其污染成和自己一样的".EXE"生物,成为自己制造玩具的使者。

Rainbow获得力量后强行切断来自Sonic.EXE的联结,决定对世界复仇,她复仇的方法是杀害并改造所有小马朋友,成为自己的同族。游戏流程的最后耍了个小技巧:Rainbow一拳打爆了屏幕,关闭游戏后Windows桌面会被改成恐怖图片,在桌面上生成若干.txt文件来“”Rainbow.EXE已经掌握了你的一切,下一个复仇对象就是你。

Rainbow Dash和Sonic.EXE的交流

事到如今,“.EXE”已经脱离了它原本的意义,成为了一种独特的网络文化。可能有人认为这种摧毁童年的二次创作,有点像游戏界的“邪典视频事件”,其实不然,外国小朋友们基本都是正儿八经在游戏机上玩这些全年龄游戏的,很难在电脑上误触。当然了,有些中二少年自己要去碰那就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了……

被诅咒的游戏

和后来“.EXE”文化的发扬光大相反的是,JC-the-Hyena创作的那段故事待遇并不算很好。2014年,这段故事在CreepypastaWiki上被删除,理由是陈词滥调、质量不高,为此他还发了一段相当长的牢骚,看完那段话给人的感觉是,英文脏话原来也是挺多样化的……

JC-the-Hyena的遭遇倒也不算冤枉,《Sonic.EXE》火起来之前,类似的故事甚至派生作品已经多得是了,其中关于“精灵宝可梦”的Creepypasta早就成为了一个体系,只是还没有“.EXE”这种统一称呼,讲的也都是卡带被诅咒,而不是被刻在光盘里的.exe文件。

宝可梦恐怖版《Lost Silver》的诞生事件早于《Sonic.EXE》

JC-the-Hyena的故事中提到Sonic.EXE有侵蚀现实的能力,这一设定除了取自Creepypasta外,可能还参考了NDS上的“七日死游戏”(ナナシノゲエム)系列。

在“七日死”系列中,主角玩了一个7天不通关就会死的游戏。游戏分为现实和游戏两部分:现实中要躲避幽灵追杀,被追上之后屏幕会闪现一张幽灵的大脸吓唬你;游戏世界原本是非常和谐的8位机RPG画风,随着流程推进,会出现很多类似Bug的花屏爆音,中后期连游戏UI也会发生恐怖的变化——这样一来我们就找到了“.EXE”系列游戏非常喜欢采用的雪花点、蓝屏甚至拟病毒表现的创意来源。

《Sonic.EXE》虽然取材于日本游戏,甚至被怀疑抄袭自日本游戏,但日本人了解它反倒慢了全世界一拍。根据Niconico百科的说法,直到2015年Lattice在Niconico做了《Sonic.EXE》的实况之后,这个恐怖游戏体系才算正式被日本人所知,并且在玩家间获得了“被诅咒的游戏”这个别称。

这样的画面对很多人来讲足以成为心理阴影

日本民间恐怖游戏是有一个自己的圈子的,他们比较喜欢搞封闭式的精神压迫,而非欧美那种简单粗暴的“Jump Scare”(突然惊吓),游戏形式也集中于RPG,而非横版过关,直到日本“.EXE”第一人StarIsland出现之前,这类恐怖游戏都没有掀起太大波澜。

严格来说,StarIsland制作“.EXE”实况比Lattice还要早,在2014年就做过《Yoshi.EXE》的实况,后来又开发了东西结合的自制作品《Childen.EXE》。虽然游戏叫这个名字,实际和欧美方面以横版过关为主的“.EXE”系作品完全不同,形式上仍然是用《RPG Maker》制作的恐怖解谜游戏。主线流程是5个小孩莫名闯入了一个异世界,帮助一个叫“雪子”的幽灵在成堆的宝箱中找到咖喱——这其实是个无厘头的故事。

《Childen.EXE》的主线流程中数次插入了“.EXE”式的“Jump Scare”,还特地设置了一个“Error结局”:进入某条支线后,屏幕会定格成一张惨白的鬼脸,只能强制关闭进程,很明显是有意地在《RPG Maker》作品中插入这些要素以表致敬。

转年,StarIsland推出了《Destiny.EXE》,这款游戏大幅更新了设定,讲小朋友们莫名其妙地被恶魔抓进异空间,需要集齐7颗宝珠才能脱离。相比《Childen.EXE》,这一作的制作水平明显高了很多,变态程度也提升了许多。

短短不到1小时的流程里设置了若干个“Bad Ending”,其中“呪われた子”这个结局暗示,抓走孩子们的恶魔做的事和Sonic.EXE很相似,主角渡边秀被它改造成“.EXE”,试图支配这个世界。根据原作者的说明,9岁小学生高山多香子因为答错数学题被4个壮汉搞到怀孕,这个结局险些就被设计成“True Ending”——美国人要是做这种支线,怕是分分钟要被FBI敲门哦。

其实他的两代游戏里都有这个结局

随后StarIsland又开发了两款续作。第三作是《Nightmare.EXE》,主角众再次被恶魔抓进噩梦,从制作技术和游戏长度上都有了长足进步,交待了更多世界观真相,也加入了更多更变态的“Bad Ending”。再后来开发的第四作《Beginning.EXE》,重点是为预计于2019年推出的系列最终作《Memory.EXE》打个底。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StarIsland自己上传了《Childen.EXE》《Destiny.EXE》和《Nightmare.EXE》这3部作品的实况动画,根据预告,《Memory.EXE》可以有选择性地关闭作品中的恐怖和色情要素,安全地享受故事情节。虽然是个很亲切的设定,可去掉了恐怖要素还算什么“.EXE”呢?

《Sonic.EXE》火起来之后,还有不少日本人着手“.EXE”系作品的开发,比如基于“东方”系列开发的《TOUHOU.exe》,不过和StarIsland的系列作比起来实在谈不上成规模。在这些零零散散的单发作品中,脱颖而出的只有一款作品。

UnderEXE

当提起任天堂有多腹黑的时候,人们往往忘不了“Mother”系列,它在欧美爱好者中被奉为经典中的经典,影响了很多人的一生——比如《传说之下》(Undertale)的开发者Toby。

《传说之下》的很多桥段看起来就像是把“Mother”的精神猎奇和“.EXE”文化的咋呼结合在一起的产物,比如走和平路线时的假Bug,或是走屠杀路线时的恐怖演出。实际上《传说之下》也成了“.EXE”作者的一个崭新的素材库,比如《HelpTale》的作者就曾经制作过“星之卡比”主题的《DreamLand.EXE》。

虽然《传说之下》原作有些地方就挺恐怖的了……

也有一部分不排斥海外游戏的日本人,受到了这股风潮的影响,他们中有人既了解“.EXE”文化,又具有独立制作能力。他们的作品成了我去挖掘“.EXE”文化源流的起因之一——虽然之前见过零零散散的“.EXE”,我从未想过将其当作一个研究课题来看待,直到因巧合玩了《けものフレンズ.EXE》——这里的“けものフレンズ”,就是去年在日本红极一时的动画《兽娘动物园》。

和大多数“.EXE”一样,游戏一开始的流程简直不能更加欢乐祥和,可一切都在主角得到手枪后改变了。游戏界面被血染红,路上故意设置了大量不可跳过的挡路小动物,为了过关你就不得不射杀它们。

随着流程推进,主角杀害的已经不仅是动物了,原作中出现的兽娘们也会伴随着凄厉的惨叫被杀害,即使如此,在游戏最后,原作里的主角薮猫仍然原谅了游戏主角。玩家选择和她握手重新成为朋友后,她会告诉你,如果我们还是朋友,就立刻删掉这个游戏,永远不要再启动。

如果我们选择背叛和薮猫的约定,再次启动这个游戏,主角的名字会从“???”变成“Human”,一步步重复之前的杀戮。游戏会嘲笑人类,说人类喜欢动物是因为想要利用动物的皮毛和血肉,或囚禁起来当作娱乐宠物。遭遇每个兽娘时游戏又会讲述她们如何被人类残害至灭绝。直到你打败世界的“神”,把整个世界破坏掉,游戏最终强制关闭。

大家熟悉的……

和“神”的战斗显然是作者精心设计过的,每死一次主角都会变强,直到你有能力去击败“神”。这个过程可能需要重复数十次,没有一定耐心玩家是不可能打败“神”的。而在打败“神”、游戏提示世界被破坏后,如果再反复数次启动游戏,系统会问玩家是否想把世界倒转回一切从未发生之前。

重启的世界里没有枪,主角的名字从“Human”变成了“You”,又回到了和薮猫做约定的地方。她会告诉我们,当你选择握手交朋友的那一刻,这个游戏世界就成了封闭的猫箱,你应当相信箱中是你和你的朋友们一起快乐生活的场景。

如果再次打开游戏,我们就会看到主角拿枪杀害朋友的场面,随即屏幕转成一张经典的“.EXE”脸——游戏早就预料到了你会重新打开,高声嘲笑着“背弃信义、不把一切破坏殆尽决不罢休”就是人类的本质,而你正是这种最棒又最烂的人类。此后无论多少次启动游戏,你都只会看到一个画面,告诉你:“没救了,滚吧。”

可以说,这位作者把“.EXE”系的Jump Scare恐怖和《传说之下》的诱惑式道德绑架玩到了极致——在之前的流程中,玩家能操纵主角拿枪杀害朋友,能一直被恶意惊吓而不退缩,而且能坚持打完重复半个多小时的无聊战斗,那么在这种对游戏的强烈执念下,玩家怎么可能遵守“不开箱”的约定?

很多人认为,这个游戏即使去掉那张惊悚脸,也能达到嘲讽人类本质的效果,好好做《传说之下》的跟风作不就得了,可我认为,这个作品更应该归类为“.EXE”系,只是加入了一点“传说之下”风的演出而已。相比于那些单纯为了吓人而吓人的“.EXE”和越做越没有“.EXE”样的StarIsland系列,本作绝对是近年难得融合了东西方恐怖的佳作,绝对值得推荐给心理承受能力好的网友们尝试一下。

……

[h3]后记

“.EXE”是我考证过的为数不多还活着的游戏文化,相关资料大多来自英文论坛,语言水平有限,可能有些地方有错漏,请读者朋友们多多海涵。

在如今已知的情报中,除了StarIsland缓慢开发中的续作,万恶之源MY5TCrimson也没有离开这个圈子,正在制作预计于今年公开的新作《Shrouded》,看起来似乎回归了传统的日式恐怖解谜,从这个作者表现出的技术来看,还是挺值得期待的。

《Shrouded》

最后严肃地建议各位读者,不要没事去检索一些本文中出现的关键词——美国佬搞的那套“Jump Scare”,任你胆子再大也要吓一激灵。也希望各位读者遵守爱好者之间默认的规矩,不要把“.EXE”文化散播给不知情的小朋友和接受能力差的人类。亚文化圈子搞得太大的后果,大家最近也看了不少不是?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发表评论
  • 1276文章总数
  • 5014会员总数
  • 28评论总数

欢迎打赏投稿

我要投稿 我要打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