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巴公主”的人类学解读

在数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人类就已经产生了一种“娘化”冲动——他们将丰产繁衍的崇拜人格化,把石头雕刻成大肚巨乳的女性形象,对着这样的地母神像顶礼膜拜。时至今日的消费社会,虽然少了一份虔诚,但追随日系人设,从历史人物到战机、军舰,人们的娘化冲动锐气不减,跟紧时代,成为后现代的娱乐工业向我们兜售符号产品的法宝。

这个潮流直到《新超级马里奥兄弟U豪华版》公布,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由于这款游戏中的奇诺比柯可以利用道具变身为“奇诺碧琪”,同人创作者们大开脑洞,让大反派库巴也变身成“库巴公主”,还能跟马里奥一起“相亲相爱”。

外国网友制作的日本娘化创作编年简史

但是,“库巴公主”和以往那些披着娘化外皮的娱乐商品有些不同:首先,“她”的爆红完全是玩家的自发行为,并非由资本或原作者策划出来的产物;第二,这一场“娘化狂欢”冲破了封闭狭小的亚文化圈子,凭借库巴这样任天堂的“世界面孔”,跨越了不同文化,在世界范围内创造了无比的认同感,成为新作《新超级马里奥兄弟U豪华版》的绝佳宣传,让任天堂不费吹灰之力名利双收。

所以,在我们一边“汤姆社保”,一边调侃日本人“药丸”的时候,也不妨对库巴“娘化”背后的文化意义进行一下深入思考。

后现代的“妹之力”

库巴公主这场狂欢,虽说不是日本人肇始,但玩得最嗨的则非日本网友莫属。事实上,库巴公主的形象设计,并非源自那个绘制调侃漫画成为导火索的马来西亚网友,而是小黄本画师中的“人间国宝”水龙敬。别说今天的库巴公主同人创作主力军就来自日本,就算是没有变身皇冠,日本网友们也早就耐不住性子地,把库巴变成了男性幻想的对象。他们这一深厚的娘化传统其实是存在着人类学根源的。

水龙敬的库巴公主(发表于2017年12月)和haniwa的库巴公主(发表于2018年9月)对比

人类自古以来就相信女性具有超自然的力量,或是治愈疾病,或是保护家族,或是带来丰饶,这或许是因为女性作为新生命的孕育与养育者,在社会中占有重要地位。文化进化论者认为,人类社会伊始于母权制社会,也就是说生育能力给予了女性崇高的神圣地位的同时,还赋予了女性无上的政治权利,因而整个社会的上层建筑(比如艺术)也呈现出女性化(娘化)。

考古研究表明,西方文明和中华文明都是始于女神崇拜的文明,偏居世界一隅的日本也同样如此——日本人在神话中崇拜女性太阳神,在俗信中崇拜地母神,把卑弥呼奉作女王。在国家层面上,日本历史上出了8位女性天皇,女性当权并非稀罕事;而在民间,女性成为市子、巫祝,负责求雨、占卜、招魂等等,成为了世俗世界与神圣世界间的沟通者。

尽管历史上绝大多数民族和国家都迈入了父系社会,女性崇拜渐渐淡去,但这种崇拜在日本是相对更浓厚的。日本民俗学之父柳田国男将日本人对女性所独具的超自然力量(灵力)的崇拜,总结为一个词——“妹之力”。

柳田国男探讨女性灵力的民俗学名著《妹之力》(1942年)。其中的“妹”并不局限于一般意义上的妹妹,可以指母亲、姐姐、小妾等任何女性亲属

柳田国男的研究并没有说日本人天生就是妹控,但是这也提示了我们,日本人的娘化冲动会不会就是日本人妹之力崇拜在后现代的延续?

战争年代,日本男性习惯将母亲或姐妹的头发作为护身符带在身上,欧美汉子也喜欢替自己找个“钢铁女友”——给自己的爱车(坦克)、爱机取一个女性绰号;在今天这个崇尚科学的和平年代,这个消费至上的后现代社会,妹之力或许保佑不了你的身家安全,但或许能保佑你的产品爆红,作品大卖(笑)。

“万恶之源”中的父权批判

人类社会伊始于母权社会,但今天我们身处的是父权社会——权利集中于男性手中,男性相对于女性占据优势地位。父权社会和母权社会的文化氛围很不一样:前者更加强调利己主义和竞争文化,这或许是人类历史上,母权被父权颠覆的原因之一。

事实上,“超级马里奥”系列从初代开始就是一种父权主流叙事:勇者斗龙(乌龟)救公主,这也可以简化为“两个男人争夺一个女人”。今天那些军武娘化题材的“收集老婆”游戏,其实可以阐释为一种父权幻想——英雄要美人相拥,又要神兵在手,而你现在只需要课金、抽扭蛋就能两全其美。我们男性“汤姆社保”的前提,就是让女性将自己的身体表征作为商品出卖给我们。因而,所谓娘化,很多情况下就是父权观念下女性商品化,或女性物化的例子。

后现代是一个质疑、批判、解构主流的时代,作为库巴公主这场狂欢的“万恶之源”,haniwa的漫画其实也有非常有意思的父权批判解读:

公主是封建父权社会的产物,她们通常是政治婚姻的牺牲品,然而漫画中桃子公主一口否决了库巴和马里奥的求婚,这就是在描绘母权社会中女性最大的特权——择偶自由,正是因为女性主导婚姻活动,不受一夫一妻制的束缚,丰产的女性才成为了母权社会中不同族群、不同个体间的血缘纽带,母权社会才呈现出一种不同于父权社会的和谐共处、集体互助的文化氛围。

反过来,库巴和马里奥这原来的一正一邪也不是以父权社会中典型的决斗方式来争夺自己的配偶(这也正是原作游戏中描绘的),而是向自己倾慕的女性献上聘礼,乞求交合机会。最后的解决方案是,库巴戴上公主皇冠,变成库巴公主,没有流血,没有暴力,女权的胜利皆大欢喜。

非常女权主义的“万恶之源”

尽管“万恶之源”是如此的女权主义,但是库巴公主最终(或者说最初)还是成为了我们“社保”的对象,这就好比在大陆文化的影响下,日本的古代女性最终还是被剥夺了政治权利,虽然保留了一定程度的神圣权利(妹之力),但是社会地位十分低下,这也似乎解释了日本的娘化创作中浓厚的父权主流叙事。

不过,尽管父权批判政治正确,但从结果上看,不能“汤姆社保”的库巴公主,在这个父权社会中还是很难搅起风波吧。

结语:我们啥时也能出个“库巴公主”

说起娘化风波,在库巴公主之前,影响力最大作品的非DMM制作的页游《舰队收藏》(舰C)莫属,在这款游戏引领的军武拟人风潮中,具有几分讽刺意味的是,它催生了当前中国游戏业里几部最为“国际化”的游戏——《碧蓝航线》《少女前线》等等。同样是非本土的客位题材作品,我们玩着“马里奥”都会觉得它很有日本特色,但《碧蓝航线》更多给人的是一个“射爆了”印象,鉴于这个词甚至已经走出国门,或许“射爆了”还真的成为外国玩家眼中的“中国特色”“中国符号”了呢。

玩笑归玩笑,但这里面实际牵涉着不少严肃的问题,比如文化软实力,比如舰娘对人们潜移默化的影响力

暖人心田、令人“射爆”的舰娘,让我们渐渐忘记了百年前那群恶魔驱使的钢铁怪兽,还顺带将海洋文明的文化传播到了大陆,这就是文化软实力。海军题材披上了妹子的外皮尚能在游戏业界叱咤风云,像库巴这样的世界级IP能与“公主”碰撞出如此灿烂的火花,也就毫不奇怪了。

还记得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的“马里奥”吗,这可是游戏人创造出来的文化软实力

“汤姆社保”也罢,“妹之力”也罢,父权批判也罢,我对“库巴公主”最为感慨的地方是,库巴公主和她的原型作为日本游戏文化的“世界面孔”,在全球各地获得了如此强烈的文化认同——那些欧美玩家甚至在叫嚷,让任天堂承认库巴公主的“合法性”。这场娘化狂欢虽然是无心插柳,但你无法否认蕴含其中的软实力——“库巴公主”俨然变成了任天堂的一笔从天而降的文化资本。

撇开阴谋论的话,这里没有生硬的情怀,没有资本的策划,反而是充满着同人精神,让人切身感受到来自五湖四海的玩家们对“超级马里奥”这个品牌发自内心的喜爱。

这正是当下我们的游戏业所缺乏的。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