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latoon艺术设定集》的译者是怎么炼成的?

14 400

对许多中国玩家来说,玩游戏已经成为一件越来越简单的事了。现在如果你想要玩上一款游戏,几乎不用到各种论坛注册用户,假惺惺地发帖以求得下载链接,或者在搜索引擎中寻找比对,在无数个“点我下载”的按钮中辨别是游戏本身还是广告,还是其他什么——你只需要花上一份出得起的费用,就能简单、方便地买到正版,并实时参与到其他人的讨论中去。

购买正版游戏的渠道更便捷了,并且越来越多的游戏带上了官方中文。

这的确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许多经典作品因为最近几年的“汉化大潮”重新受到瞩目,它们中不少的最新作都加入了官方汉化,一些有年头的游戏也得到了官方汉化的机会,那些坊间流传多个译名、那些因为不知道如何翻译而被玩家起了诨名的游戏和游戏人物,都有了自己的官方名称——虽然玩家们不一定都适应。

甚至还有一些游戏作品,尽管它们本身还没有迎来官方汉化,但由于游戏在国内玩家中的人气,使得它在官中之前先发售了相关周边,比如说这本在今年3月底正式发售的《Splatoon艺术设定集》。触乐有幸采访到了这本书的译者安平,和他聊了聊这本书翻译背后的故事。

《Splatoon艺术设定集》的目录页

故事比较长,从久远的20年前开始。

一个20年的任天堂老玩家

触乐(以下简称“触”):在正式谈到这本设定集之前,我对您个人有几个问题特别好奇。首先,出版社给我的个人介绍里提到,您是一个“20年的任天堂老玩家”,我想问一下,您最初是如何“成为”任天堂玩家的呢?

安平(以下简称“安”):最早应该是上小学前后,去表弟家玩过一两次雅达利,年代久远,已经记不清内容。后来小学放学后去同学家蹭山寨FC的小霸王和9999合1……再后来,小学快毕业时舅舅买了一台“山寨”小霸王的“山寨”,当时我家和舅舅家住在一起,所以终于实现了在“自己家玩游戏“的目标。当时虽然不知道玩的是山寨的山寨,但上初中后终于知道自己玩的是任天堂,所以可以说,任天堂是我游戏的启蒙。

掌机方面,最早接触的是Game Boy,当时我上初一,一个和我住得近的同学家境不错,有两台厚GB,有一天他带到学校去玩《幽游白书》,我才第一次摸到GB,后来就是去他家蹭着玩或借回家玩。自己买的第一台掌机是Game Boy Light,带蓝色背光的一种GB,只发售过日版。

触:您听起来应该是买了正版的机器,里面游戏应该没有中文吧?

安:就是……没有中文。最早我记得小霸王上有台湾地区做的一些中文的游戏,我记得有《荆轲刺秦》《太空战士》什么的,都是这些盗版厂商自己汉化的嘛,比如说“口袋怪兽”,这些盗版厂商们做的中文版其实也是驴唇不对马嘴,但既然有中文,所以一般都会玩这些游戏。

其他没有汉化的,就只能玩日文版了。看不懂就想别的办法,比如当时玩“宝可梦”的时候,就得记住“打开菜单之后的倒数第三项是存档”;还比如,给自己起名的时候起一些数字和符号组合的名字,比如说叫“!!!!”,然后我跟NPC对话的时候,如果人家说了4个惊叹号,那我就知道这人是在说我呢——就是这样。

触:哦,明白了。但毕竟游戏有情节呀,这就主要是靠猜吗?

安:剧情其实可以靠攻略去了解。不是杂志里面的那些攻略,而是2000年左右的时候市面上有卖那种单行的攻略本。我也不知道是谁做的,也可能是盗版厂商自己吧。有一些攻略书会在攻略之余,顺带手地提一两句剧情,大概就是通过这种方式知道的。直到大学后买了美版的《精灵宝可梦白金版》,才第一次体验到了看剧情玩游戏是什么感觉……

触:原来是这样。当时您还是学生,要买正版的机器应该挺费钱的吧?

安:嗯……确切地说吧,这个是骗我妈拿的钱。

当时我家附近有一个“天地批发市场”,那里有几家卖游戏的,盗版的FC、GB、MD卡就这么陈列在玻璃柜台里。家附近一个(当时)新开的“翠微大厦”,里面也有游戏专柜,但是由于是商场,所以价格很贵。

当时小,不懂行,认为批发市场里的GB之所以便宜是因为都是假的。其实现在咱们都知道,游戏机最多只有翻新,不可能有假的。当时我就一门心思要在商场买,最后好像是799块在翠微买的GB Light,当时如果在天地买的话也就不到500块钱。

说回正题。当时我就跟我妈说,我们学校有一个什么课外班,可以交点钱给你补英语、补数学;我妈就说:“行,去吧。”就把钱给我了。我拿着钱偷偷把游戏机给买了。

然后呢,买了之后我也不能跟我妈说,就会在正点出门,假装自己上课去了,其实没有去。

我为什么要买有背光的GB Light呢?因为晚上的时候我要躲在被窝里玩儿,有了背光就可以看得比较清楚。

触:所以没有被您妈发现吗?

安:没有。完全没有。

触:到现在也不知道?

安:现在倒是知道了,几年前在电台做过一个节目里说过,我妈听了后还问过我,当然已经没有责备的口吻了。

安平家中的一部分掌机和Amiibo收藏

曾为游戏制作中文数据库

触:我还听说您曾经制作过“精灵宝可梦”和“怪物猎人”的数据库,这又是为什么开始做的呢?

安:做“宝可梦”的数据库是因为当时硕士毕业,我申请工作签证晚了,有几个月的时间只能在家待着,那段时间就很闲。当时“宝可梦”还没有官方的中文,民间的翻译版本特别多,这会出现什么情况呢?比如我说一个招式名字,您说一个招式名字,咱俩谁都不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但其实说的是一回事儿。

这个问题在查攻略和聊论坛的时候非常普遍,有时候我想看看怎么配招,但帖子里说的名字我只能靠猜。每个百科间也不统一,甚至在同一个百科内,这个页面叫它“皮卡丘”,点到另一个页面它就叫“比卡超”(只是举个例子)。

总而言之,这就像是战国的时候,7个国家每个国家都有自己不同的语言和文字,互相不通。然后我就想我是不是可以做一个数据库,把这些名字都调统一一点,让大家都能好好使用这些百科和攻略,就好比是一个统一度量衡的行为。

一开始的时候就想先自己用,后来慢慢地就发现这个功能越来越完善,后来我就把这个东西放在电玩巴士论坛上,让大家试用一下,也可以给我反馈。事实上也的确收到了各种反馈。后来,大家用的越来越多,还有很多人都会跟我说,我原本是用的某某软件,但我发现你的这个更合适、更好用,我就没有想到,我自己做的这个东西能在玩家之中普及开来。

后来做“怪物猎人”的数据库也是一样,最初纯粹是为了我自己。在PSP时代,“怪物猎人”可以被汉化,而且最起码看得懂,当时的3DS没有汉化的可能性,官方也还没有中文,我玩《怪物猎人3G》的时候遇到了一系列语言不通的问题。

举一个例子,游戏里有一个虫子,叫“稀有金龟子”,但在不懂日文的人看来,这就是一堆假名。这会带来一个问题——我不知道它是啥名字,也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拿,升级武器需要它,我却没法去网上搜(因为不会输入日文)。当然可以拍个照放到网上,让大家帮我看看这是个啥虫子、我要去哪里找,但这太复杂了。

为了玩明白,我就整合了一下当时网上已有的日文百科和一些中文攻略,还有前人和汉化组对本作和前作游戏的中日文对照表,也就是做了一个相当于资料整合的工作。当时“宝可梦”的数据库已经迭代两年了,有了一些编程和数据库的经验,做起来就比较快。

早期的数据来源是日文百科和官方攻略本,后来3DS被研究得比较完整,我就通过游戏本身进行数据挖掘来构建数据库。比如我可以在日本攻略出来之前就把怪物的素材掉率、任务报酬、怪物肉质等数据分析完。

后来放出来给大家用,大家给我的反馈还都是挺正面的,每次新游戏出来总有人“催更”……

安平(左二)在向“怪物猎人”制作人介绍自己的程序

触:我可以理解为,这段经历促使您开始做游戏方面的汉化工作吗?

安:可以这么理解。我在制作“宝可梦”数据库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朋友,在他的帮助下有幸参与了NDS上最后一代《精灵宝可梦:黑2/白2》的汉化工作,因为不懂日文,所以主要是做校对和资料整理方面的。那也是我唯一一次参与民间汉化,后来又因这段经历,机缘巧合参与了几款游戏的官方中文化工作。

因首发Wii U结缘中文设定集

触:那我们终于回到这次采访的主题上。您是怎么接到翻译《Splatoon艺术设定集》这份工作的呢?

安:《Splatoon艺术设定集》是沐川文化引进的嘛,合伙人之一和我是通过Wii U首发认识的朋友。2012年底,我在纽约排队买Wii U首发,当时我是全球第二个拿到Wii U的人,第一名是TriForce(三角力量哥)。这位朋友当时在杂志社,想出一篇关于TriForce的报道,后来联系到了我。

刚拿到全球第二台Wii U的安平和他的妹子

触:哦,好厉害。

安:后来这位朋友策划了一系列关于“宝可梦”和“怪物猎人”的攻略书,我做了一点数据支持的工作,于是慢慢就熟悉起来。这次他从黑马那里取得了设定集授权后,由于知道我“Splatoon”玩得多,就说你要不要翻译这书,我说没问题!

触:所以整本书是您一个人完成的吗?

安:对。如果多人翻译的话,语言风格还需要再后期校对、润色时统一。这本书的文字量并不是很大,翻译时最花费时间的部分就是语集(名词表)的制定。这游戏已经出了不少年了,由于一直没有官方中文,和“宝可梦”早期一样,在玩家、媒体间形成了许多个翻译版本。就比如游戏里主人公的种族,有些人会习惯叫“乌贼”;游戏名有人叫“喷射美少女”,有人叫“卡通涂鸦”;等等。在翻译的时候我会尽量照顾一些已经有一定人气的翻译,但如果并不特别准确的话我会借机替换掉。

其实这也是从“宝可梦”的官方中文化中获取的一些经验——要照顾一些玩家们约定俗成的用法,又要照顾一些制作者的要求,算是找平衡吧。比如神游将老任的男一号翻译为“马力欧”,有人就说你这不是闲的吗,我们从小就叫他“马里奥”。但这其实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比如日方的一些要求,国内版权方面的限制等等,玩家并不理解,所以反面声音会很多。我在制定语集的时候就想尽量避免这些……

触: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结语

关于这本设定集,我还找到了出版社的负责人老白聊了聊。

这本书的版权是直接同出版社谈的,并没有直接接触任天堂方面。事实上《Splatoon》的第一作游戏并没有中文版,出版社方面考虑引进这本书的原因完全在于这本设定集“做得太好了”,事实上设定集上市之后销量和口碑也都还不错;同原版日本版《Splatoon设定集》的软皮设计相比,国内引进的版本采用了硬皮装帧,开本还大上好一圈,内页的纸张也更厚重,看起来的确是非常豪华。

据老白透露,他们还有两本任天堂相关的书正在制作中。

最后附上安平制作的“精灵宝可梦”数据库软件下载地址,现在依然可用——“怪物猎人”的数据库可以自行百度搜索,关键词为“Ping's Dex”。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发表评论
  • 1360文章总数
  • 5014会员总数
  • 28评论总数

欢迎打赏投稿

我要投稿 我要打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