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是男性:拳头游戏的“赎罪之路”

随着美国反性骚扰运动风起云涌,这股潮流席卷西方世界的各个领域,当然也包括游戏业。今年1月,法国媒体在报道中称,《底特律:成为人类》的开发商Quantic Dream环境恶劣,存在性骚扰、性别歧视和虐待员工等问题。Quantic Dream反击说,这是离职员工发泄不满的不当言论,为了表明自己问心无愧,Quantic Dream还将相关媒体告上法庭。

8月7日,外媒Kotaku发表了一篇长篇调查报道,抨击《英雄联盟》开发商拳头游戏(Riot Games)内部存在性别歧视问题,按照报道中的说法,长期以来,拳头公司的女性员工忍受着言语骚扰、较少的升迁机会以及微弱的话语权等种种“公司文化”带来的积弊却无处发声。

和Quantic Dream正相反,拳头游戏迅速做出公开回应,在公司内部进行了种种改变。不过,这些举措在风口浪尖上,在舆论的放大镜下并没有取得什么正面效果。这家公司想要挽回声望,大概还要进行一些艰苦的努力。

西雅图的“车祸现场”

9月初,一年一度的PAX West展会在美国西雅图落幕,各路大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在会上释放玩家们感兴趣的消息。在铺天盖地的游戏新闻中,拳头游戏受到媒体关注的原因有点“特立独行”。一些媒体没有注意到《英雄联盟》又搞了什么新闻,而是关心起了拳头游戏在会场里的展馆布置和活动安排。

PAX West期间人流如织

这是拳头游戏在PAX West上的一部分活动:各种英雄的Cosplay展示、北美LCS半决赛的观赛派对、角色故事创作团队亲临现场,讲述创作思路的小讲座、知名LOL主播现场直播……在举办这些活动的休息室613号房间旁,还有一间只允许女性和非二元性别者进入的会场。在这间会场,也就是614号房间里,按照拳头的原话来说,举办的是一场“为了支持那些有意以游戏制作领域作为职业目标的女性和非二元性别者”的聚会。

在这一会场里,拳头游戏安排了女性开发者讲述她们自身的经历。演讲之后留有交流时间,女性开发者可以就如何设计游戏畅所欲言。下午两点半,各项活动结束之后,男性才被允许进入这个会场。

不出意外的是,这样将非男性参会人员单列会场的操作立刻在社交网络和媒体上引发了热烈讨论。有人认为,这表达了对女性开发者的关心,很好;也有人觉得,女性和非二元性别者并不需要这样的特殊照顾;还有人说,这是针对男性的性别歧视。为何拳头游戏如此急于证明自己对女性的重视(即使这样的举动并不一定恰当)?这要从Kotaku那篇针对拳头的调查报道说起了。

拳头公司的“兄弟文化”

Kotaku的记者Cecilia D'Anastasio采访了28位拳头游戏的在职和离职员工后,写成了这篇报道。从受访者的描述中她得出了结论:正是拳头游戏引以为傲的“兄弟文化”和其理想中的“拳头人”精英形象,为性别歧视创造了滋生的土壤。

报道中说,拳头公司中的两性地位并不平等(画师:Chelsea Beck)

这里的“兄弟文化”,指的是一种男性之间相处的亚文化。除了正常的互动之外,有时会跟酗酒、性侵、性别歧视等男性问题相关。这位记者在报道中描述了这样一些情形:

首先,“兄弟文化”的影响力并不只局限于公司内部。对于女性求职者而言,面试是第一道难关。拳头游戏对于员工的要求一向严格——无论你应聘的是开发工程师、管理岗位还是会计,首先你必须是一名“核心玩家”。“核心玩家”意味着你对游戏充满热情,不过这里的“游戏”指的是传统意义上的游戏大作——包括角色扮演、射击、MOBA类游戏。如果你是休闲游戏玩家,或者没有在“核心游戏”上投入大量的时间,那么在拳头游戏的眼中你就不算是一名“核心玩家”。

这种要求在游戏行业里是十分常见的,只有当招聘到的员工对自己的产品和所服务的社群有足够的了解,并且能够站在玩家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才能配得上拳头游戏内部对于“精英员工”的执着追求,更好地服务玩家。

但是报道认为,问题也随之而来,它给出的理由是:拳头游戏对“核心玩家”的评判标准中包含的游戏类型明显对男性玩家更具吸引力。男性作为主要用户群体,倒逼制作者在游戏里加入更多符合男性口味的内容。如此循环的结果就是,“核心游戏”的女玩家比例一直维持在较低的水平上。

报道援引了游戏数据公司Quantic Foundry的数字:从2015至2017年,这家公司调查了超过27万位玩家,其中MOBA类游戏女玩家占比仅有10%。报道试图说明,“核心游戏”从游戏设计层面上就对女性玩家不友好,这反过来又给人们造成了“女性不是核心玩家”的偏见。

两位拳头游戏的员工在工作中

这篇报道的逻辑是:女性同样可以成为这些游戏的狂热爱好者以及精英玩家,不过拳头游戏却没能在招聘中克服偏见。文中举了一个例子:在2015年的一场面试中,一位女性求职者被面试官要求,反复回忆《魔兽世界》的Raid副本中她最喜欢的游戏装备是什么。即使她已经详细介绍过了她玩游戏的种类和频率,面试官仍然试图从她的话语中找出漏洞以证明她在说谎,否定她“核心玩家”的身份。这位求职者说,进入公司后她发现,男性同事在面试时并未有类似的经历。

新员工进入公司后,会戴一段时间提莫的帽子参加各项入职活动,以提高他们的文化认同感

其次,报道认为,面试不是性别歧视的终点,而是起点。一些女性员工在办公室内被其他人呼来喝去做各项杂事,即使他们是平级的同事。有些女性员工在会议上提出的意见遭到了团队其他成员的反对,而一周后,一位提出相同意见的男同事却收获了一片赞扬之声。

拳头游戏鼓励员工做额外的工作以证明自己值得获得晋升,在升职之后公司会奖励其在这段时间的付出。然而有女性开发者在长期带领团队做出优异成绩之后,升职机会却被分配给了贡献远不如她的男性同事。

拳头游戏的合伙人布兰登·贝克和马克·梅里尔

最后,报道想表达的是:拳头游戏对员工在公司文化认同度上的要求极高——热爱游戏、从玩家的角度考虑问题,这本没有错,也是其创造出《英雄联盟》这一世界级游戏的不竭动力。可是,信奉精英管理的公司文化是拳头前进的强大引擎,也带来了令人惋惜的副作用。

拳头的第一步

Kotaku的长篇调查刊出后,拳头游戏很快发布了道歉声明。声明里没有对报道的指责,或者“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而是重申了拳头游戏对性别歧视、骚扰以及报复等恶劣现象的“零容忍“态度。

沉寂了一段时间后, 拳头游戏于8月29日在官网上最显眼的位置放出了题为《我们向前的第一步》的长文,表达了进行整改的态度与决心。声明开篇就是直接的道歉:

“我们很抱歉,拳头游戏并不一直是,或者至少曾经不是那个我们向你们承诺过的环境。对于过了如此之久才听到你们的声音,我们深感痛心。在接下来的每一天、每一周、每一月、每一年里,我们会致力于将拳头游戏塑造成那个人人可以引以为傲的地方。”

在向员工道歉之后,拳头游戏也分别对玩家、求职者、合作伙伴表达了自己深感内疚的态度。

《我们向前的第一步》的配图,意在表现员工之间的团结

公告中列出了拳头即将执行的7项措施,其中一些在我们看到这篇文章的今天应该已经落地执行了。这些措施包括:创建专门团队负责企业文化在多样性上的革新,重新审视“兄弟文化”的内核,聘请第三方顾问对重建企业文化进行评估,推进招聘面试环节的开放化等等。

不论拳头游戏内部对这篇报道是怎么看的,他们最终并未选择和舆论对抗,而是选择了先解决自己可能存在的问题。

知“子”莫如“父”

当然,事情并不是这么容易就过去了。回到PAX West的会场,尽管拳头游戏的态度足够谦卑,但在敏感时期,他们可能有些谦卑过头了。一些玩家认为,拳头游戏把女性和非二元性别者单列一个会场,是为了重建公司形象的弄巧成拙之举。

莫凯西,即凯尔西·墨瑟,西班牙电竞俱乐部G2 Esports的分析师和撰稿人,公开发推表示了对这种安排的反对。他认为拳头游戏的出发点是值得支持的,但是方法并不恰当。

莫凯西的推特

不过拳头公司的员工并不这么想,而且他们决心不再袖手旁观,而是付诸行动,维护公司声誉。丹尼尔·Z·克莱因,拳头游戏的一位开发人员,在推特上就和玩家们展开了论战。“我用脚指头都能想到reddit上的网友怎么看待我们在PAX West期间举办的活动——他们说的话真的很恶心。”

克莱因的推特

克莱因的推特对于和平讨论这件事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帮助。对于单列会场一事,有些玩家认为,这只不过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性别歧视。他们被克莱因批判了一番,而且被侮辱性地称为“男性巨婴”。克莱因在推特中写道:“这个帖子里你们反对我的每一句话,正是为什么女性和非二元性别者需要离开男性,获得属于自己的一片空间的原因。一旦有人想从你们手中拿走哪怕是最微小的东西(指男性在上午不允许进入会场一事),也会让你们变得极端的愤怒。这真的太可怕了。”

在这场震动整个LOL玩家社群的大讨论中,女性的声音也并未缺席。LPL唯一的英文女性解说猫猫(“Froskurinn”)发推支持拳头游戏的做法,认为拳头游戏设立女性会场是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发声机会。

猫猫的推特

梅根·玛丽,一位拳头游戏玩家社群项目的专家,2014年参加公司在都柏林举办的活动后,在社交媒体上写下了她对某些拳头游戏男性员工“不恰当”行为的抱怨。根据梅根的说法,这些行为包括:聚在一起对参会的女性粉丝外貌评头论足,讨论谁有可能晚上睡到某个女孩,以及她们是否到了“合适的年龄”。更有数次,有些男性员工向梅根炫耀他又成功约到了哪个Coser,并且建议梅根也去试一下。在会议上,甚至有人表示不应该让Coser们上台表演,仅仅因为他们大部分是女性——所以她们游戏玩得一定不好,所以她们没有资格演出。

由于对同事们这些行为的批判态度,梅根很多次被称作女权癌,她的同事认为她只是在小题大做。

也许这样的Coser不在“禁演”之列?

客观地来看,拳头游戏可能不是性别歧视最糟糕的游戏公司,它可能只是被重点关注的那一个。由于媒体的广泛报道,他们被晾晒在太阳下,每一个细节都被小心审视着,这难免不会引起系列反应,一个微小的举动都被品头论足。所以,单列女性会场的性质是什么,它到底是对女性的保护还是歧视的延续?这个话题可能暂时不会有结论。

尤其是放在如今整个欧美社会舆论风潮的大背景下,关于此事的讨论可能掺杂着各种动机和情绪,拳头游戏的问题是否有报道中那么严重,谁也无法说清,甚至在公司内部,由于性别、职位和价值观的不同,也可能对此事有各种各样的看法。

我们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放大镜下,拳头游戏的性别歧视现象确实是存在的,而且公司也在针对这些问题做出改变。不论单列会场这一行为本身是对是错,至少可以看到拳头游戏的“第一步”并非空谈——不仅如此,据内部消息来源称,拳头游戏仍然觉得目前做出的改变远不足以构建一个多元且包容的工作环境。他们可能还会有一些进一步的动作来改善公司文化和氛围。

一位拳头游戏的员工在采访中说:“拳头游戏扩张得太快了,以至于它并没有机会去构建一个包容、鼓励多样性的组织架构。这伤害了我们很多人,而我们也正在努力地弥补过错。去改写我们已经做的事情并不简单,但是重新开始做正确的事情并且为之添砖加瓦,也没有那么困难。” 

本文参考了MCV与Polygon的相关报道。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