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地狱》:真实的雨林生存模拟和鲁滨逊式的生活寓言

8月29日,波兰游戏工作室Creepy Jar的新作《绿色地狱》(Green Hell)以“抢先体验”形式上架Steam平台。这是这家成立于2015年的工作室推出的第一款游戏。尽管是处女作,但得益于近些年蓬勃发展的波兰游戏产业,公司的核心成员都有多年游戏制作经验,参与过诸如《消逝的光芒》《死亡岛》《巫师2》《寂静岭:暴雨》等诸多大型项目。纵观这些作品,硬核、黑暗、恐怖、血腥、冷硬的风格呼之欲出。也因此,这些人聚在一起的新项目从名字上就带有过往作品的风格,尤为引人注目。

《绿色地狱》只将“生存”这一要素设计为核心玩法,玩家被扔进广袤又神秘的亚马逊丛林中,在这个绿色的地狱里求得生机。开发者们要解决的最关键问题是,如何发掘出这种玩法的魅力。这群人给他们的第一款游戏定位为“生存模拟器”。当使用这个略带戏谑口吻的“模拟器”时,我们往往会将游戏理解为逼真模拟现实世界的各种行为、事件,比如《欧洲卡车模拟》。这款游戏就是如此,不同于其他经典生存类游戏总是或多或少融入其他形式的玩法以丰富玩家体验,这款游戏尽量贴近实际,用真实世界存在的细节来填充玩家的“求生之路”。

Creepy Jar游戏工作室的官网,由此可以窥见他们的审美趣味和风格

丛林求生首先要考虑的是……

思考一个问题,当你孤身一人置身丛林的时候,你首先需要顾及哪些因素?当然是吃什么喝什么了!

游戏中,主角左臂上戴着一块多功能手表,这几乎是他在浩瀚的亚马逊雨林里生存下去所能依靠的唯一一件现代科技产品。这块手表不仅可以显示时间,还能指北、显示经纬度、并且可以用4种不同颜色的图标标识出与主角身体健康状况相关的“常量元素”:脂肪(绿色)、蛋白质(红色)、水(蓝色)和碳水化合物(黄色)。

当主角缺少某些元素的时候,你就需要寻找相对应的食物来及时补充,否则就会令生命值快速下降。具体来说,肉类补充蛋白质,坚果类补充脂肪,各种水果则可以补充碳水化合物。至于水,由于身处雨林,雨水自然是少不了的,但玩家对水的需求也尤其旺盛。总之,你需要不时关注身体里这4种常量元素的消耗状况,寻找对应的食物和水源及时补充。

循着手表的导航,我终于找着北了!

就如真实世界中我们的行为一样,“觅食”只是这款游戏的“日常”。

当我们沉浸在这种“日常”之中时,另外一些麻烦会悄然找上门来。比如游戏里极其烦人的水蛭,会在你完全不注意的时候叮住你的胳膊腿儿。这时系统会给出提示,需要你打开这款游戏中特有的“身体检查模式”,以此检查身体各个部位,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有时候是水蛭,或者其他虫子的侵扰,有时会是擦伤、灼伤,或者毒蛇咬伤。

玩家必须及时处理这些伤口。否则伤口会化脓,而如若化脓的话,玩家的生命将会面临着更加危险的境地。所以此时还需要你搜寻草药、处理化脓的伤口。尤其令我震惊的是(但也在情理之中),当伤口化脓时,我们需要去寻找蛆虫,让它们吃掉脓血和腐肉,然后再用某些植物的叶子制成绷带进行包扎。甚至有些时候,水蛭会直接钻到你的身体里,此时你不得不用某些工具把它挑出来,然后再处理创面。

当然,还不够真实的是,目前玩家还只能检查四肢,而非全身,若是将来有一款生存游戏能够允许玩家脱下主角的衣服,然后拔个火罐、针个灸,做个简单的小手术什么的,想必也是颇为奇妙的体验。

一不留神就被毒蛇咬了

作为人类,制造工具是应有之义。恰恰是这些工具对于玩家的生存来说至关重要。在游戏的教学关卡中,玩家就被教会可能在野外生存中最重要的一项技能——如何生火。虽然制作方式很简单——只需要两个大小不一的木棍“钻木取火”就可以了。但也足见“工具”和“制造工具”的重要性。

野外随处可见的石头和木棍组合可制成石斧、易损长矛,而两块石头进行打磨后,则可以制成更为锋利的石刀,再跟木棍进行组合就可以组成更加锋利的斧头和长矛。此外,藤蔓加木棍可制成弓,木棍加羽毛可以制成箭……制造工具所用的材料仅仅是在游戏里十分常见的石头、木棍、羽毛等等,但这些非常原始的工具对丛林求生来说至关重要。

工具如此重要,以至于我沉迷捡垃圾

拥有工具之后,生活的内容就需要进行规划了,你可以去游山玩水,也可以开启狩猎生涯,比如提着长矛或者弓在森林中追逐貒猪。这些动物往往比你跑得快,你需要尽量克制自己在森林中追逐动物朋友的喜悦,最好是像真正的猎人一样,隐藏在暗处,使出致命一击。如果你运气不好,在狩猎的途中听到了近处某些令人不安的野兽低吼,那最好还是选择逃命,那大概率会是一只美洲豹。

作为一个拿着原始工具、身娇体弱的现代人,最好还是不要去挑战这些不可战胜之物。

当然,有时候你也会遇到潜藏在原始森林中的土著。如果你听到附近忽然响起悠扬的歌声,那肯定是和土著朋友相遇了。你可能在听到歌声的一刹那心中蓦然涌起一种遇到同类的暖意,不过不必抱有幻想,他们遇见你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干掉你。好在目前游戏里的原始人尽管勇猛,却箭法奇烂,你甚至不用太过灵巧地走位就能躲掉射来的箭,然后冲上去干掉对手。

如果你赢了,收获是颇为丰厚的,除了得到他的武器,你还能收获丰美的人肉和骨头。所以此刻你面临的唯一选择是:你要不要吃掉这些肉呢? 

热情好客的土著。截图来自游戏预告片,你要问我为什么不自己截,因为沉迷追逐来不及……其实是因为我砍死了他,他也揍死了我

真实世界的法则

听起来似乎是田园牧歌式的生活,真是这样吗?这可是一群做过《消逝的光芒》的人啊,必然没那么简单。

事实上,这款游戏在游戏数值上的要求堪称严苛。一如在真实世界中一样,玩家要面对的是个特别“娇弱”的主角——丛林中,哪怕一些看似渺小的东西都有可能致命。这位主角,需要你频繁地为他寻找食物和水源,当你操纵他狩猎的时候,还要考虑体力是否跟得上,当他体力耗尽就会晕倒,倒在远离庇护所的地方,那么接下来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了。

或者你眼神不济,被隐藏在灌木丛中的眼镜蛇咬伤了,那么你就需要迅速地找到医治的方法——采集烟草用来祛毒,以及制作叶子绷带来包扎伤口,不然只能坐以待毙。即便是遇到了土著人,你兴奋地冲上去跟他们搏斗,即使足够幸运能够打败他们,可能也是遍体鳞伤了。

总之,当你在雨林中遇险的时候,要想着让这位“娇弱”的主角活下去,需要完全按照真实世界的法则来,能躲则躲,最大程度地保存性命。因此经营这款游戏所要花费的心力和脑力并不会少。 

处理有毒伤口需要迅速找到这些植物,可是,能否凑巧找到,就要看命了

往最好的方面去想,上面这些困难终究会被玩家凭借好奇心、创意和耐心一一化解,但荒野求生中最难以克服的其实是孤独本身,是主角自己的心魔。

这款游戏花了一些心思来表现主角精神状况的异变,这让人想起去年那款获得诸多奖项的《地狱之刃:塞娜的献祭》(Hellblade: Senua's Sacrifice)。当幻觉袭来的时候,玩家会同主角一起听到他耳畔莫名响起的未知声音,虚无缥缈,如同潜藏着危险的梦境。当你食用了有毒或致幻的物质,抑或是身体状况不稳定时,就会遭遇到这样的时刻。处在这样的状态下,你会更加意识到自身的脆弱,伤口可以愈合,饥饿感可以消退,但精神上的折磨和袭扰令人无路可逃,只能选择去面对。

可以看出,制作者们在着力营造一种“真实感”和“沉浸感”。尽管这种“真实”让游戏在操作上很麻烦和繁琐,但恰恰是这种真实感会让玩家体验到孤身一人在亚马逊雨林生存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生活。

这就是《绿色地狱》区别于其他经典生存类游戏的重要原因。

医治不了毒蛇咬伤,我只能提着这把滑稽的斧头仰天等死了

当我们化身鲁滨逊

当你逐渐了解《绿色地狱》的时候,你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这款游戏某种意义上还有另外一位主角——同样“真实”的亚马逊雨林。

事实上,几乎所有生存类游戏中都有两位主角,一位当然是倒霉的主角,被他(她)曾经所在的世界所遗弃的人;另外一位则是自然,自然既慷慨地赠予他(她)维持生命所需要的一切,同时也会安排许许多多的试炼,意图再夺走这一切。就如这款游戏中的亚马逊雨林一样,即是慷慨的上帝,又是残酷的暴君。

当你真正打开游戏,跟随着主角的视角深入地探索这片雨林,真正体会到隐匿在浩瀚密林中的惊喜和恐惧的时候,你才能真正体会得到,主角,或者说我们游戏玩家,真正经历着怎样的生活。

一种如同鲁滨逊一样的生活。

如果你小时候曾经也有一个梦想,想要如鲁滨逊一样在远离世界的荒岛上开辟自己的世界,那么这款游戏可能正是在实现这个梦。就如同鲁滨逊与那座岛屿上的一切“相爱相杀”一样,主角既接收着自然的馈赠,同时也要去与自然抗争。就是在这种冲突中,鲁滨逊,以及我们的主角,确立着关于自己,或者关于人类的价值。

一个人独自应付整个自然——《鲁滨逊漂流记》,丹尼尔·笛福,1719年

在一篇文化评论《我们为什么要读〈鲁宾逊漂流记〉?》中,詹宏志引用了法国评论家、符号学家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关于《鲁滨逊漂流记》的评论:“仅仅是一本《鲁滨逊漂流记》,我们就可以重建人类所有的文明。”

从这个角度讲,游玩这款“真实生存模拟器”的过程,不啻为追溯人类从一无所有到逐渐构筑整个文明的过程,在这期间,主角和玩家一起经历着自然和自己心灵的砥砺,最终顽强地生存下去。

所以说,这也可以看作是一个生活的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