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奇谭》电影是一部烂片吗?

上映半个月后,《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的票房艰难攀升到1398万元人民币,豆瓣评分4.7。

2018年国庆档上映的古装奇幻动作片《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汇集了王力宏、宋茜、高以翔、高圣远、吴千语、张智霖、柳岩、伍嘉成、那威等众多明星,根据知名游戏大IP改编,网传成本上亿,这样一部大导演、大明星、大预算、大特效荟萃的“高举高打”的电影,连日来票房仅以每天10万元的速度缓慢增长,片方的收入,即分账票房估计不足500万元,即使算上出售网播权的进项,也注定它成为今年国庆档最赔钱的影片。

令人好奇的是,这到底是一部什么样的电影?

《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启用8位明星主演的角色海报

它是一部烂片吗?

先说结论:是不是烂片,情况比较复杂,这取决于你从什么角度去看。

作为国内首部游戏改编真人电影(此前《龙之谷》与《赛尔号》推出过游戏改编的动画电影),《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改编自国产RPG游戏《古剑奇谭贰:永夜初含碧凝天》,目前在影迷聚集的豆瓣评分为4.7,在普通观众为主体的淘票票与猫眼上评分也仅为7.5与7.7。

从三大电影平台的评分和票房来评判,《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属于烂片无疑,但如果你是玩过游戏的观众,又可能不觉得它很烂,相反,从某些角度来看(请注意,我说的是某些角度),这部电影甚至称得上出色,横向对比国外的游戏改编电影,《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在对游戏原作的还原上是十分优秀的。

影评人和玩家历来认为,电影中最糟糕的一类莫过于游戏改编,既讨好不了专业人士与大众,还一次次挑战忠实玩家的承受力。原因就是拍出来的电影要么对原作改动过大,要么另起炉灶,挂羊头卖狗肉,如《生化危机》系列真人版电影只保留了游戏中的丧尸、打怪等元素,剧情方面走原创路线,后来甚至完全脱离了游戏风格,连恐怖片都算不上。

Uwe Boll导演改编的一系列游戏电影则完全是水平不足的问题……

也有极少数游戏改编电影获得了玩家认可,比如目前口碑最好的《寂静岭》,在保持剧情主线和原著类似的同时,还完美地复刻了游戏中寂静岭的环境,保留了相当多的游戏特点,在视觉与心理上取得双重恐怖的效果。

相比之下,《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在人物造型、服装、道具与场景设计,甚至游戏核心设定的“偃甲”(利用偃术创造的具有生命力的机甲)等各方面,与游戏原作都比较吻合。如果与电视剧《古剑奇谭贰》相对比就更明显了,比起电视剧来,电影主演们在造型还原度甚至颜值上更胜一筹。

游戏原画中的四主角人设

游戏中的主角团

电视剧中的主角团

电影中的主角团

如果单独对比两位女主角在游戏与电影中的造型,也许会对电影的还原度更满意。

游戏中的闻人羽

电影中的闻人羽

游戏中的阿阮

电影中的阿阮

看得出来,电影的角色造型非常贴近游戏设定,有些角色堪称“神还原”。目前,网络上对演员的吐槽主要集中在年龄过大上,但这也没办法,电影咖的地位取决于是否有足够多的好作品,需要年龄、阅历以及机遇,除了极少数获得大导演力捧的幸运儿外,年轻一辈的演员很难有机会一开始就在大制作电影里挑大梁,而如果启用流量或小鲜肉演员,可能还没开拍就会直接被打上烂片的标签。

网元圣唐董事长孟宪明与4位主演在电影发布会上合影

除了人物,电影中的场景还原度也是极高的,比如桃源仙居图的画中仙境场景。

游戏中的桃源仙居图场景

电影中的画中世界

夏夷则进入桃源仙居的画中仙境

当然,电影的视觉效果也更好。光彩夺目的神器、精妙绝伦的偃甲、诡谲奇异的明珠海、漩涡能量中的从极之渊、如梦似幻的海市、繁复精致的流月城内城,还有游戏中出现的金刚力士、偃甲将军、猛毒巨蝎、偃甲鸟等等形态各异的古代机械形象。这部奇幻片里更是少不了各种奇异法术,比如最后决战终极Boss心魔的桥段就依赖于用特效来表现。

游戏中的天下第一金刚力士三号

电影中乐无异的“专属作战偃甲”快腿金刚力士

战斗力十足的蓝神偃甲

被乐无异当成宠物的超萌偃甲鸟

谢衣大师创造的超级偃甲——竹笋包子号

谢衣大师的坐骑“猛毒巨蝎”

游戏中看到这些元素并不稀奇,但在真人电影中,这些镜头需要较高的制作成本,以特效来呈现。《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的文宣中提到,电影共采用了近2000个特效镜头,制作费用高达数千万。大概也是因为如此,出品方对《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的定位是“奇幻动作视效大片”,网上有不少人说,是将这部电影当动画片来看的,“比较受小孩子欢迎”。

这些特效是由韩国顶级特效公司4th Creative Party、Madman Post负责制作,这两家公司制作过《小姐》《玉子》《鸣梁海战》《隧道》等电影中的特效镜头,《玉子》还入围了奥斯卡最佳视效奖,所以《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最终的视觉效果在国产电影中算是不错的,最好的例证就是桃源仙居图的画中世界。

不过,还是有一些细节和场景看得出预算受限,比如长安城看起来就不像是立体建筑。电影中几乎所有的外景都依赖特效,人物主要在有限的几个内景中活动,这些容易给观众造成一种特效轰炸后的视觉疲劳。

流光溢彩的海市

从极之渊突现巨大漩涡能量汇聚(场景概念图)

最后,如果只看故事大纲,剧情方面的改编也还过得去。游戏原作单单主线就有20多小时的剧情,但电影的有效时长只有90分钟,因此改编后必须经过大幅的压缩与删减,电影中删掉了诸如禺期、沈曦、初七、瞳、华月等难以展开刻画的次要人物,保留了剧情主干,精简后的故事尚能基本上做到剧情推进上逻辑的合情合理。

现在,问题比较明朗化了,除了人物、场景的再现之外,剧情的改编也基本上尊重了原作脉络。王力宏接到角色以后,亲自去玩过《古剑奇谭贰》,他觉得电影中体现了游戏的精神主旨,甚至一部分电影台词也来自于游戏。

如果从改编的合理性与还原度上来评价,这部电影可能是目前为止比较好的一部国产游戏改编影视作品,比起之前的众多改编电视剧(《仙剑奇侠传》《轩辕剑》《古剑奇谭》《剑侠情缘》等等)各有千秋。客观评价的话,《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是一部中规中矩的爆米花电影,起码应该达到了及格线。

那么,问题出在哪儿?

影响一部电影票房的因素很多,今年国庆档整个大盘持续低迷,近期出台取消低价票补的政策,以及古装玄幻题材过于泛滥等都是重要原因,但这不能解释这部电影极底的票房和路人评价。实际上,影响票房与评分最关键的因素只有两个:

一、宣发不力,硬碰国庆档排片超低,放映时间冷僻

改编策略不当直接影响最大的是口碑(或者说是品质),而中国电影市场的怪异之处在于,口碑并不一定是影响票房的最重要因素,宣发与排片也是非常重要的,这两个因素都与档期密切相关。在当前电影行业内,选择一个合适的档期比拍好影片可能还更重要,因为电影必须通过院线上映,院线的数量是相对固定的,如果别的影片排片占比过高,势必会影响到自己的排片。

《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选择了竞争激烈程度仅次于春节档的国庆档,并且在国庆档形势还不明朗的5月份就早早宣布定档,直接导致其后来被强劲的竞争对手在排片占比上碾压。

本片在上映之前也有宣传计划,不仅主演去各地走院线宣传,也有淘票票等网络平台的推广,还有胡歌等人气演员在微博上帮忙吆喝,也不能说毫无力度,可这些措施是否送达到了对这部电影感兴趣的人群确实是个疑问。

今年的国庆档虽然相对冷清,但《影》《无双》与《李茶的姑妈》在国庆首日占据了66.9%的排片比例,而同一天上映的《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排片占6.8%,票房占比则是极为不相称的2.2%,这就极大地影响到了影院经理的排片计划。果然影院为了赚钱,次日排片占比被调低到2.7%,接下来一路下滑到不足1%,并且这1%之中还包括很多冷门时段。在排片、口碑等都呈负面的形势下,这部影片等于是被判了死刑。

胡歌的推荐,谁都知道他和国产游戏的渊源……

二、改编策略不当,缺乏情感共鸣

王力宏饰演的少侠乐无异为了拯救苍生,身陷险境,一路过关斩将,这就是《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的主线故事。电影的时长和叙事结构,几乎必然导致它会变成一个类似于组队刷网游副本的剧情流程。

制片人大本张看过剧本之后,偏向于选择有动作片拍摄经验的类型片导演,最后他找来了英国籍导演雷尼·哈林,他是一位非常成熟的好莱坞体系导演,执导过《虎胆龙威2》《绝岭雄风》《特工狂花》等知名动作片,也拍过中国电影,对东方故事和东方元素有浓厚兴趣,而且已经定居中国。

在这位导演手下,这部观众想象中的东方题材仙侠片最终呈现为了从头打到尾的动作片,王力宏在拍摄中多次受伤,宋茜更是一套衣服不换地从头打到尾,而且一出场就开打,一言不合就开打,就像是一部古装版的《红海行动》。

如果只看特效与动作,《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大概还不错,但由于剧情采用了好莱坞式的三幕式经典叙事结构,前面十几分钟就把人物和主线全部交待了,后面给你一个小高潮,然后来个大高潮,最后再来一个大高潮,收官结尾。这样的安排让众多明星成了打酱油的角色,除了两位主演之外,其余众人有点类似《长城》里的群星,稍微露了几面之后就彻底消失。

很多网友说:“这部电影花了这么多钱,请了这么多明星,却拍出了网游宣传片的感觉。”的确,电影上映期间各平台跟《古剑奇谭网络版》都有影游联动,说它就是一部名副其实的“网游宣传片”倒也并不冤枉

可以说,电影评分极低,根本原因在于这样的好莱坞化拍摄手法不是很受认同,或者说它并不适合仙侠片的观众人群,而且对比《战狼2》等动作片,它没有做到让观众产生任何情感方面的共鸣。

《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的故事相当简单,如流水线般:乐无异、闻人羽、夏夷则几人为了找谢衣而相遇,之后又找到了阿阮,组成了所谓的谢家军。他们一同前往寻找昭明剑,又赶赴流月城斩断矩木、拯救苍生。用一句话来概括主角一行的任务,那就是四人相遇后,找到4个部件,组装成一把剑,然后去砍一棵树,砍完就收工。

这正是传统的固定路线RPG的情节,不愧为首部由国产RPG改编而来的真人电影,可致命之处也在于这是电影,因为时长有限,只能拍出了游戏原作的故事大纲的效果,给人很赶的感觉。故事里的主角们忙着走完剧情流程,完全表现不出主角们的能力、认知与心路成长历程,中间穿插的感情戏,被简化到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简而言之,这样的好莱坞式改编,玩过游戏的玩家尚能跟原作对号入座,见仁见智,没玩过游戏,也没看过电视剧的观众大概只有一头雾水,感到平庸和平淡。

《古剑奇谭贰》游戏中有两条泾渭分明的剧情线,一是主角团拯救苍生的主线,二是流月城众为了生存而不择手段的副线,其中尤以谢衣与沈夜之间亦师亦敌的关系表现得最为让人纠葛。也因此,这些配角的人气甚至堪比主角,尤其是谢衣的设定有点复杂——沈夜曾将他改造成名为“初七”的活傀儡,电影中对此交待不明(其实就是删去了这一设定),台词中突兀地提到“初七”,对游戏剧情不了解的人完全不知所云,可以肯定是剧本改写时的疏漏所致。此外,电影中乐无异和谢衣的关系也没有提前交待,直到后半段才闪回了他们的师徒情,让观众没来由地一番好等。

在电影时长有限的情况下,有些情节和设定被一句话或一个镜头简化处理了,比如游戏中闻人羽找寻师傅的经历,夏夷则一半皇室、一半妖类的血统身份,这尚且可以认定是不得已而为之。那么,放弃了对谢衣这个人气配角的详细刻画,放弃对各个角色内心的深挖,将导致戏剧冲突与情感张力大大下降,就好比金庸小说《碧血剑》放弃了对金蛇郎君夏雪宜的详细塑造,让读者看到的只是袁承志一路开挂,直至小说结尾的普通网络爽文套路,沦为一部难以打动人心,更难以让人留下印象的失败之作。

鉴于《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的教训,日后如果还有制作单位要拍《轩辕剑》与《仙剑奇侠传》电影的话,更应注重的是如何保留剧情的精髓,达到以情动人、以理服人,或以义正人的效果。

举个例子来说,如果拍摄《轩辕剑三:云和山的彼端》时删掉慧彦这个角色(当然也不会有他在怛罗斯之战中舍生取义的桥段),对剧情没有伤筋动骨的影响,但相信来自玩家的观众是绝对难以认可这部电影的。

最近大宇资讯推出的《轩辕剑:苍之曜》与西山居推出的《剑网3:侠肝义胆沈剑心》两部动画片就很好地避免了这个问题,它们取材于游戏原作的人物与世界观,在尊重原作剧情的基础上再创作,这样能更好地掌控叙事方式,带给玩家足够的新鲜感,也是对原作剧情的有力补充。

《轩辕剑:苍之曜》

《剑网3:侠肝义胆沈剑心》

结语

《古剑奇谭》起源于热门电脑单机游戏,发展至今已有8年,陆续推出了同名小说、电视剧、手游等产品,背后的粉丝累计有百万之众。系列游戏之所以成功,原因在于取材自中国古代神话,构建了完整而有序的世界观,精心刻画人物,悉心磨砺剧本,力求以情感人,讲好故事,因此才能在画面、玩法与国外大作相比并不占优的情况下,成为国产单机界的一大知名IP。正因为这样,电影票房惨败的背后原因值得深思。

这部电影的值得肯定的是人物、场景方面的还原与特效的炫目,但在至关重要的剧情方面欠缺仍多。应该理解,游戏与电影分属两个不同的艺术领域,不能简单地追求剧情还原度,遵循电影剧本的创作规律去确立改编思路是对的,可这不能简单等同于删减人物和砍掉剧情。这部电影表面上看这是在做“精简”与“升级”,实质上是让作品失去了“灵魂”。

应该看到,国外小说改编电影频出经典,游戏改编电影却始终在低位徘徊,其中的原因几乎可以再写一篇文章,但简单来说,是要有好的故事,也要找准用户群体,大多数失败的改编作品最后既没有获得游戏受众的认可,也没有打动非玩家受众的心,成了一部没能打破次元壁,并且还褒贬不一的纯粉丝向电影。

国内市场要更惨淡一些,类似《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样的小说改编几乎和《古剑奇谭》一样陷入特效出色,故事却不出彩,演技也无亮点的尴尬之中,把长篇小说的情节压缩到一部电影里,同样让人觉得特别赶。如果换个思路,一部电影的时长既然难以承载长篇故事,不如保留核心价值和世界观进行重新创作,就像香港电影的黄金年代改编金庸故事那样,不也是一条路吗?但这样的故事就非常考验国产编剧们的功底了。

历史无法更改,《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这部最先吃螃蟹的电影,如果能给未来的《轩辕剑》《仙剑奇侠传》《阴阳师》《征途》等游戏改编电影的运作带来有价值的经验与教训,或许是留给游戏与电影这两个行业的最大贡献。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