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ce·Super·King:“兰斯”系列系谱(下)

作者按:《兰斯5D》到《兰斯9》都是系统比较成熟的现代游戏,语言障碍也已在民间汉化组的努力下被克服了,关于这几部作品的剧本我不再详细介绍,希望有条件的读者朋友不要视频通关,自行体验才能更好地理解这些作品本身。

上回书说到,昭和末年,白木善喜组建Champion Soft,TADA接手新品牌开发,从无厘头AVG一点一点打下江山,树立“兰斯”系列品牌。1996年,一部“兰斯”外传救公司于水火,TADA也走上人生巅峰。

可能是公司规模小,适合随便搞,也可能就是TADA个性使然,总之,名义上担任“兰斯”系列原案的只有TADA一人,但系列的开发体制其实非常宽松,所有项目组人员都可以参与角色设定和世界观构筑,能者多劳,谁有余力就可以干点责任外的活儿,大家互相搭把手。

人多力量大,时不时能产出一些有趣的点子。初代“兰斯”的原案中,希露原本是和兰斯共同行动的元气女性魔法使,在原画师Yukimi的建议下,活活从普通人降格成了奴隶,一句话改变了角色的一生。当时的Champion Soft内部就这么一名女性开发人员,还要搞这种恶作剧,真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准确地说,协助TADA构筑世界观的主要有两个人,《鬼兰》之前主要是原画师布丁(ぷりん),《鬼兰》之后原画师织音也加入了这个队伍,并一路担任系列主要原画至今。这些昭和年间的游戏从业人员可都是老妖怪了,主职是画画,但人家从来没说过不会编剧本,甚至写程序啊。

《鬼兰》卖得挺好,ALICESOFT财政不紧张了,TADA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走路也有劲了,一口气搞了3个新作——全被自己枪毙了。其实想想也对,《鬼兰》把整个世界观都交代出来之后,续作怎么吸引玩家确实是个大难题,兰斯下一步该去什么地方冒险很难决定。制作组想啊想,这一想就想了7年。

之后,传说就开始啦!(そして、伝説が始まっあ!)

按照官方说法,《鬼兰》之后,TADA等人试着开发过3次《兰斯5》,做着做着觉得不太行,放弃了,但老这么着也不是办法,最终他们提起裤子制定了4个原则重新来过:

  1. 把“兰斯”系列正史做完; 
  2. 回归初心; 
  3. 做有个性的RPG; 
  4. 尽可能以更少的人数进行开发。 

终于在2002年,玩家们苦等的系列新作正式问世,“兰斯”系列走出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步——但这一步可崴脚了。

没做完的游戏往往是最能激发想象力的

新作名为《兰斯5D:孤单的女孩子》(Rance 5D -ひとりぼっちの女の子-),由于之前已经有3个废案,《兰斯5D》看上去并没有走出它们的阴影。这一作的故事虽然记入正史,但从故事体量上看只是个外传。考虑到这些因素,作品用了“5D”这个编号,而且迄今为止也没有什么正式的《兰斯5》发售——这是系列的常识,千万不要不懂装懂说有5代,出去会被人笑话……

这一代确实有很多地方体现出了“回归初心”之意。游戏流程仅有10小时左右,完全没有分支和隐藏要素,从游戏性上看也非常初心地不好玩,甚至连近几代兰斯逐渐向善的性格也回归了初代的人渣模式。对于《兰斯5D》的评判至今仍争议很大,有人认为它故事短小,但意义重大;另一派认为,这一代完全可以当作黑历史处理。

《兰斯5D》的故事非常简单好懂,只讲兰斯和希露被关入某个异空间,兰斯用下半身征服了被关在异空间30年的不幸少女莉兹娜(リズナ)以及同样被关在这里的神签女青年科潘东(コパンドン),最后顺利脱逃。故事不长,但在设定层面上倒是非常值得一说。游戏的副标题“孤单的女孩子”指的是本作女主角莉兹娜,她的身份是《兰斯6》中的重要角色塞斯王甘治的学友;副女主角科潘东是“兰斯”8代剧情里最关键的角色之一;而这个异空间的制造者是魔人扎比艾尔的使徒玄武。因而从后来的眼光看,《兰斯5D》游戏虽短,却和之后几代的故事密切相关,是承上启下非常重要的一作。

对兰斯最重要的人是谁,一目了然

反对派当然也有自己的理由,这代作画几乎完全由织音负责,画风剧变,一时让人难以适应;兰斯这一代的行为也有点超越底线,不仅系列第一次亲手杀害女性,更不顾恶魔菲利斯(フィリス)在危险期怀孕会出大事的苦苦哀求而强上,跌破了他一贯的道德底线。更主要的是,这一代靠扔骰子行动,一切全看脸的游戏模式确实是太不好玩了。好在《兰斯6》来得足够快,用足够好的游戏品质压倒了一切争议。

Make Rance Great Again

《兰斯6:塞斯崩坏》(Rance VI -ゼス崩壊-)的故事紧接着《兰斯5D》,兰斯的旅途终于延伸到了之前未曾接触过的魔法国家塞斯,这次来到塞斯,兰斯连屁股都没坐稳就直接被打成了下等人,惨遭投狱——塞斯这个国家虽然从表面看来已经达到高度文明,但内部还维持着圣魔教团时期魔法使凭暴力支配普通人的奴隶制度。尽管国内存在抵抗组织“冰炎”,却因为领袖乌璐萨(ウルザ)的懦弱,在兰斯到来之前一直没有什么战果。

《兰斯6》和《大恶司》的联动特典

兰斯作为冰炎的一员参与了塞斯的改革战争,在这个过程中,兰斯得到了塞斯王甘治的赏识,公主玛姬克(マジック)就这么被亲爹许配给兰斯糟蹋了。冰炎革命之后,紧接着迎来了以龙魔人卡米拉(カミーラ)为首的魔军大举侵略,当然,在兰斯的活跃下,塞斯平定了这场危机。一切安定下来后,兰斯无视和玛姬克的婚礼,带着希露撒丫子狂奔,下一步去哪儿呢?嗯,听说Japan的香姬也是个绝世美女……这就连上了《战兰》的开头。

经历了《兰斯5D》的迷茫之后,TADA和织音终于想好了怎么用好《鬼兰》这张草稿纸:世界观要继承,角色设定要重写(比如希露不再没有才能界限),这个原则一直贯彻到系列完结——况且在正史中,兰斯的身份是冒险者,不是《鬼兰》里的利萨斯王,身份不同,对世界的影响当然就不同。在这个原则指导下,同一个角色在《鬼兰》和新“兰斯”系列中的人生很可能是完全不同的两条路。现在网络上有很多人请愿,希望ALICESOFT开发以新设定为基准的“真鬼畜王”游戏,这就是后话了。 

6代作为新“兰斯”的第一部大作,追加了许多新设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命运之女”——在这个世界上注定结合的男女,右手小指间会连着一条看不见的红线。通常情况下,这个关系是一对一的,我们的大英雄兰斯比较特殊,单单6代就讲,他至少有3个手指分别连着希露、见当加奈美和魔想志津香的红线。这个设定后来又扩展到双手之外,他连脚趾都能连——因此理论上共有20条红线。到目前为止,兰斯已经判明的命运之女有13人,没有为什么,主人公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我们尊重一切凭本事开后宫的男主角

“兰斯”3代时虽然已经引入了“魔人”这个概念,但当时魔人还只是煽动人类国家内斗的推手。6代发生了魔物军和人类部队的第一次直接冲突,游戏借此向玩家交代了魔物军的组织形态,为后来的大决战打好了底。因为是成人游戏的缘故,塞斯的落后体制和官僚作风对民间造成的伤害,被以血腥、残酷的方式表现得入木三分,其实这也是个ALICESOFT的小小私货——塞斯的原型是印度,至今也被笼罩在种姓制度和女性权益极差的阴影中。

《兰斯6》的另一个设定比较有趣,兰斯虽然色胆包天,但还没到“下到刚会走、上到九十九”这种丧心病狂的程度。兰斯的原则是,30岁以上的女人太老,但年龄不超过15岁的坚决不碰。这一设定在4代里虽然有所体现,但当时还没上升到原则的高度。在6代里,某个孤儿院出身的少女百般诱惑兰斯而不得,后来兰斯受她挑衅,强暴了某个看上去不足15岁的使徒,遭遇了人生最大的危机,差点永久告别他最热爱的男性乐趣。

这条设定是谁给加上的不得而知,但是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ALICESOFT道德观的下限,同时也因为这条设定,兰斯从6代起多了个新称号——软伦大使(软伦,即日本的计算机软件伦理机构,以日本成人游戏为重点对象,对计算机游戏伦理进行限制、审查)。

从故事结构上看,6代很明确地分成了围绕乌璐萨展开的内战篇和由玛姬克担当女主角的魔人篇,就算只打主线,整个流程也长达40小时,堪比当时PS2上群星闪耀的主流JRPG。

游戏长成这样其实还是有原因的,根据未经证实的坊间传闻,6代的故事结合了5A和5B两个正传体量的废弃原案,当然要长一点。那么5C跑到哪里去了呢?聪明的你一定想到了,5C最初的原型是一个设定在岛国Japan的RPG游戏,后来同一个故事被改成了地域制压玩法,变成了大家最熟悉的《战兰》。

知道了系列的大背景之后,我们就可以从《战兰》中看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认为,TADA从这一代开始就已经在筹划系列如何完结了。故事向终盘迈进,怎么着也要让兰斯吃点苦头,来一次JRPG式的精神成长。可这兰斯天不怕地不怕,要怎么对付他呢?

同一个故事,不同的解释

答案还要从《鬼兰》里找。尽管兰斯是这个世界上的Bug,却仍然逃不过创世神的法眼。《鬼兰》的结局“下僕 ルドラサウムのいいなり”中讲,创世神看破了兰斯的内心,知道对他来说世界上最重要的就是奴隶希露。这个只喜欢恶作剧的神于是出手把希露永久冰封,以此要挟兰斯为它做事,兰斯不敢不从。 

这才刚第7代,就把创世神拿出来,故事岂不是讲死了?不要慌,因为还有个重量级角色没上台。如果1代掀裙子被炸飞的支线不算在内的话,7代是现任魔王来水美树第一次在正史中登场。TADA入职出道作中加的私货希拉拉柠檬,主要功效是抑制来水美树变成魔王,这个设定在7代里表现出来了。因为一个小意外,希露被美树的魔王之力冻进了冰块。这个意外就此改变了兰斯的人生观,也让他第一次感受到“失去”的痛苦。

剧情急转,赢得的是商业爆红,7代当之无愧是“兰斯”系列继3代和《鬼兰》之后的第三个重要转折点。 

希露被冰封住,造成了兰斯的心伤,除此之外,从1代兰斯出道以来一直施加在他身上的避孕魔法也不再有效,这也成了后来左右世界命运的重大伏笔。

我们走了一些弯路

《战兰》的成功是空前的,围绕这一作授权的小说、漫画、实体周边想必给ALICESOFT赚了不少钱,系列正传一直处于停摆状态。在这前后,有一件和“兰斯”系列有关的事,那就是世界观共通的作品《斗神都市3》面临了少见的大失败。

2009到2010年对ALICESOFT来说是个颇为重要的时期。在这段时间里,TADA宣布把品牌领导之位传给新生代的开发部长HIRO,本人专心担当游戏开发。从PC98时代就在负责开发工作的资深成员——画师むつみまさと、女性剧本家とり宣布离职。在游戏合集《アリス2010》中,ALICESOFT第一次把自己的Logo改成沿用至今的样式——“ALICESOFT it’s eroge maker!!”(ALICESOFT是一家黄色游戏开发商!!)。ALICESOFT还在合集中第一次推出了“兰斯”的重制作品《兰斯02:反逆的少女们》。

ALICESOFT现在的Logo

游戏打着重制的名义在原标题上加了个“0”。虽然所有画面都由织音重画了一次,剧本上也针对新“兰斯”做了一些改动,但系统完全保留了非常蹩脚的80年代解谜AVG遗风,怎么看都像是TADA带着老家伙们的一次任性自嗨。

2011年8月,“兰斯”系列的正统第八作《Rance Quest》发售,广告标语是“不拯救世界的正统派RPG”(世界は救わない正統派RPG),很明显是在致敬国民大作《勇者斗恶龙》。可玩家们反馈上来的结果别说救不救世界了,差点没让整个系列翻了车。

8代的故事主轴是这样的:兰斯为了解除希露的冰封来到了卡拉族的村落,途中色意大起,强暴了正在进行受胎仪式的卡拉女王帕斯蒂尔•卡拉(パステル・カラー)。不过这位女王可不像之前他搞定的那3位那么好说话,大手一挥,给兰斯下了禁欲诅咒:只能和35级以上女性交合,找不到对象长期禁欲的话就会变成基佬,这对于色欲过剩的兰斯来说简直是致命打击。

为了解决自己的诅咒和希露的冰封,兰斯不得不跑遍全世界寻找同伴和宝物,好在他的老情人科潘东这会儿已经有了富可敌国的财力,在利萨斯、塞斯两国的帮助下,在自由都市区域盖了一座只属于心上人的“兰斯城”作为兰斯的活动据点。帕斯蒂尔则惨遭一炮当妈,生下了兰斯的女儿莉赛特•卡拉(リセット・カラー)。

兰斯软硬兼施,总算说服了帕斯蒂尔帮他解咒,但卡拉女王的段位相比魔王之力等级太低,完全搞不定希露的冰封。白忙一场的兰斯召集城中所有女人来了一次自暴自弃的乱交大会。不忍看着兰斯堕落的自称正妻莉亚扯了个谎:海尔曼王宫持有圣魔教团遗留下来的宝物,可以解除一切魔法。为了解救希露,也为了传说中的海尔曼美女公主希拉,兰斯提起裤子再次踏上了旅程。

兰斯:“长大了一定是大美女。” 

8代的主线大概只有《兰斯5D》这种几个小时就能通关的体量,可实际上,这一代的游戏时间被一些愚蠢的设定毫无意义地拉长了——比如兰斯每和35级以上的女性交合一次,这名角色的才能界限都会获得少许成长,同时退回1级。也就是说,为了一些游戏目标,你要无限重复练级、倒退这一过程,无形中就延长了游戏时间。

系统姑且不论,这一代最大的问题还在剧情上。除了贯穿全程的帕斯蒂尔外,担任女主角的还有兰斯在路上捡到、用来代替希露端茶送水暖被窝的盾卫少女幸子•森塔兹(サチコ・センターズ),还有主动接近兰斯的AL教教徒库鲁库•莫夫斯(クルックー・モフス)。

库鲁库作为AL教的走狗,被赋予了任务,要回收世界上的“平衡破坏者”(Balance Breaker),她接近兰斯,也是因为兰斯本身就是世界的Bug之一。在故事进行中看不到任何她和兰斯的感情发展,只是在忠实而无情地设法达成目标。游戏中海尔曼士兵对卡拉村烧杀抢掠,直接原因是库鲁库毫无情面地没收了帕斯蒂尔用来对付兰斯的神具,造成卡拉村结界受损。从她身上看不到女主角应有的任何立场,只让人觉得她是名面目可憎的狂信徒。

幸子的问题则涉及到8代整个游戏的主题思想。在系列故事即将走向终盘时,制作组想要给登场过的所有角色一个交代。因此,这一代把之前登场过的几乎所有角色都拉出来重画,并写了对应剧情。7代的剧情从后半部分开始强调兰斯的“失去”,所以8代就强调,很多女性角色最后会离开兰斯各走各路,个别角色的剧情还有点感人。幸子好歹是女主角之一,她的后日谈上则赫然写着:“盾牌坏掉后失去了战斗意志,普通地嫁给了面包房少年。”后来制作者们强调,原先只想把她设计成一作即丢的消耗品,这更是火上浇油——兰斯可是说过要给所有自己女人幸福的,怎能有玩完就丢的道理。

各种乱七八糟的原因加在一起,这8代的口碑总之是很差了。但怎么说也是看家作品,总要有点补救。于是在2012年,ALICESOFT第一次玩了“威力加强版”的商法,推出了《Rance Quest Magnum》。相比于8代那跟没有差不离的剧情,《Magnum》牵出了一条重要主线,借Boss的口在正史中第一次揭示了整个世界的结构。

还记得4.X两代的队友言里吗?他出身于Japan的天志教。作为大陆上的两大宗教之一,天志教名义上是专门对抗扎比艾尔的组织,也兼职来超度灵魂,但这“超度”其实才是天志教真正的存在意义。世界中的“魂”原本都来自创世神,总量是有限的,天志教在4代魔王时期由恶魔月饼创立,它所传下的“超度之法”本质上是把灵魂送给恶魔,脱离世界的循环,通过这种手段一点点削弱创世神的势力。

另一大宗教就是AL教,关于这个宗教,甚至《鬼兰》中都没有说得太明确,直到《Magnum》中才固定下了这个宗教的设定。这个宗教名义上向世界宣传“爱”,但其实他们供奉的“Alice神”是超神的走狗,一切行动都是为了给世界带来混乱,以供创世神取乐。AL教的最高权力者“法王”有资格知道整个世界的结构,同时也成了Alice神的走狗。在《Magnum》的故事里,库鲁库意外地超过其他竞争者成功升任了法王,原因是在Alice神眼中,她夺取神具导致卡拉村落被蹂躏的事“很有趣”。

阿姆要是长这样,估计会被兰斯一刀砍死……

“威力加强版”中的主要敌人是一个被称作“引导者”(導く者)的组织,这个组织致力于污染人类灵魂,污染到一定程度后这些人便会不老不死,不再受创世神支配,和天志教殊途同归。经查明,这个组织的领导者是阿姆•伊斯艾尔(アム・イスエル),传说中就任AL教法王后数个月就失踪的女人。

绝大多数法王在就任前都是善良正直的,知道世界的真实情况后也都表示了不满,但这些不满在Alice神成千上百次惨杀他们又复活的折磨下,都化为了屈辱的顺从。阿姆撑过了这些考验,打算用自己的方法摧毁这个荒唐的世界。库鲁库的反抗方式则和阿姆相反,对Alice神阳奉阴违,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守护世界——准确地说,是守护在这个世界活着的兰斯。

在解释世界结构的同时,《Magnum》的剧情也解决了玩家对8代女主角塑造的不满。当然,除了主线剧本,《Magnum》也对原先被骂惨了的系统和角色故事做了不少改动,这让不少玩家回心转意。原先的失败就当无事发生,好歹是挽回了系列正传的声誉。现在看来,除了人事变动方面的因素,8代的一些错误来自于急着推出完结篇而带来的阵痛。好在这一代的千疮百孔都被一个优点掩盖了:兰斯和帕斯蒂尔的女儿莉赛特——一名在成人游戏中一件衣服都没脱过的0.5岁女性,在官方投票中力压历代所有角色,夺得人气王头衔,大家就能想到她的可爱程度有多大破坏力了。

Fight for the Future

在8代发售时,ALICESOFT已经考虑到了系列太长,新玩家无所适从的问题。当时ALICESOFT已经发布了旧作免费宣言,从《Little Princess》到《鬼兰》都可以在官网免费获取。ALICESOFT甚至还怕1、2两代的系统太古老,年轻人玩不下去,因而在官网上放了“减肥版”,只留故事主干,删去了昭和味的探索部分。

2012年底,TADA亲自发言,宣布“兰斯”系列要做到10代收工完结,8代(及《Magnum》)的结尾明确表示,兰斯下一步的旅行目标是之前打过多次交道的海尔曼,因为莉亚说只有那里才能解救希露嘛。然而之后,TADA他们公布的新作却不是“兰斯”9代,而是24年前初代的重制版《兰斯01:寻找小光》。

“你爹可能玩过的黄色游戏”

《兰斯01》只是个半价游戏,可是重制得比很多“正经游戏”有诚意多了。它特地做了一个RPG和AVG结合的系统以求最大限度地还原原作的风味,剧本完全重写,长度翻倍。ALICESOFT明确说,重制作品皆视为系列正史,相比于无料版和“减肥版”,要把系列从头补起,我更推荐各位朋友从《兰斯01》开始。

2014年,系列的第九代《兰斯9:海尔曼革命》(ランス9 ヘルマン革命)发售,兰斯终于踏上了从3代起就和他对着干的军事大国海尔曼的国土。他来得不巧,正好赶上国家内乱,归国的王子巴顿正带着自己的部队闹革命呢。海尔曼打成一锅粥,各处设关设卡,想去王宫谈何容易。兰斯姑且和巴顿算是目标一致,为了希露,“顺便”帮巴顿复个国。

包含海尔曼公主希拉在内,9代设置了7名有独立路线的女主角,大部分是兰斯的“命运之女”。打完她们每个人的个人结局后可以进入“真结局”——海尔曼王宫底下确实藏着东西,但不是什么万能宝物,而是几百年前差点在内斗中灭绝人类的“斗神M•M”,兰斯和巴顿最终破坏了这个危险品,海尔曼革命宣告成功。

后来,库鲁库声称,她真的从海尔曼王宫里翻出了万能解咒道具,兰斯这次算是没白跑,把希露从施加魔王之力的冰块中解救了出来,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从3代到9代,巴顿的成长

TADA一再强调,打死谁我也只做到10代为止,加之没有6代那么充足的事前准备,9代作为通向大结局的连接点,故事显得非常急促。颠覆海尔曼的军事战争信息量已经很大了,还捡起了正史从4代就一直没提过的圣魔教团剧情线。作为系列正史里的9代来讲,这一作没什么问题,单独拿出来看,就没有6、7代那种单靠一作魅力引人入坑的强大魅力。

不同于放在合集里卖的《兰斯02》和半价短流程的《兰斯01》,2015年的《兰斯03:里萨斯陷落》是一部容量不输原典的全价大作,也是整个系列第一部有配音的作品——说来有趣,“兰斯”系列于平成初期发家,当时Windows系统还不普及,角色配音对当时的游戏容量和电脑机能来讲还太奢侈。这个系列连载到现代之后,无语音反倒成了特色,玩家们也表示,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兰斯,有了配音反倒会破坏这么多年来形成的角色印象。系列发展到末期,在第26个年头,《兰斯03》才第一次破了这个例。

《兰斯03》的故事大纲没有什么大变化,细节处做了许多修改。比如原版3代时魔人系统和各国角色的设定还未成型,重制版都按照新设定重写了一遍。有一部分就比较有意思了,当年兰斯曾经为了通过迷宫,把自己的女人放给恶魔糟蹋,新版为了维护兰斯形象,这段就没了。最后和5代魔王吉尔的决战更是做了大刀阔斧的修改,暗示这位魔王最初见到兰斯时,有那么点一见钟情的意思。

ALICESOFT即将发表的新作,目前还不知道游戏名字是什么

2015年10月,已经退出ALICESOFT的作曲家Shade公开了一首名为《The Last Edge》的曲子,由片雾烈火献声演唱,改编自“兰斯”全系列所有音乐里评价最高的《Rebirth the Edge》,《Rebirth the Edge》是对《鬼兰》中《Rouge Edge》的重制。Shade献出的这首曲子仿佛象征着当年震撼业界的《鬼兰》会在10代里重回世间。

决战

10代的消息在9代发售之后没多久就公布了,当时的说法还是“2016年年内发售”,这鸽子一放就放了两年,放倒了ALICESOFT的老对手Elf,放来了复兴日本游戏业界的Nintendo Switch。在平成年代的最后一个整年——2018年2月,《兰斯10:决战》(Rance X -决戦-)发售了。

连载30年的成人游戏作品是前无古人的,考虑到现在业界的衰退程度,也很可能后无来者,《兰斯10》的重要性不言自明。横田守、甘露树、CARNELIAN等超大手都参与了作品特典的绘制,这么有面子的游戏恐怕有生之年我们是看不到第二个了。

声优岛崎信长毫不在意形象地暴露了兴趣,《兰斯10》多卖点就有钱重制《鬼兰》了……

10代的故事利用了《兰斯4.2》中兰斯曾和命之圣女打过交道的伏笔,海尔曼之旅过后,想着世界上还有其他几个圣女,兰斯就坐不住了。在新的旅行中,兰斯在寻找时之圣女时发生了点意外,一觉睡了好几个月。没想到就在这几个月里,世界局势发生了巨大改变。在3代中,兰斯消灭了荷妮特手下的诺斯、艾泽尔两员大将,导致原本的魔军势力被打破。兰斯在人类领域活跃的这几年,主战的凯布利斯派在那边大获全胜,组织起了几乎所有魔人,对人类世界发动了全面进攻。

利萨斯、海尔曼、塞斯、Japan和自由都市不得不组成联军顽强抵抗。当各国高官都在争吵由谁来率领联军的时候,这5个势力的女性领导人都想到了那个改变她们命运的男人。

世界总统兰斯,出动! 

作为万众期待的大作,《兰斯10》在发售前一天引起了极大的话题:根据偷跑众的线报,《兰斯10》只有91组CG。CG数是衡量成人游戏诚意的重要标准,消息一经传出,4chan、2ch、贴吧,一切沾点边儿的社区全都炸了锅,出现了99%的人还没拿到游戏,便在正式发售前一天大骂“地雷烂作”的人间奇景。

节奏一旦带起来就很难停下,游戏发售后的前3天几乎是一面倒的差评和不满,批评空间(相对比较权威的成人游戏评价网站)里有很多人打出了夸张的低分。国内的讨论环境更是让人啼笑皆非,批判剧情的千字长贴拖到最后一看,居然来自不懂日语的机翻用户。 

好在世上还是明白人多一点,差评轰炸几后,讨论环境趋于正常,前线攻坚的玩家们尝试各种姿势,都未能达成传统意义上的“好结局”,面对茫茫多的支线和隐藏要素无所适从,CG太少这事转眼间就被抛在了脑后。风评触底反弹,“成人游戏界的‘黑魂’”之类的过誉评价又占领了舆论高地。

把这场造神运动发展到顶点的是一张“第二部解锁”的截图。原来,《兰斯10》在达成某几个特殊条件后会解锁第二部剧情。第二部的出现没有任何事前情报,完全是意外惊喜,在第二部解锁之前,《兰斯10》的内容已经足够一个正价游戏的容量了,第二部算是个大点儿的后日谈,两者加起来足有一个半游戏的长度。如此一来,之前打低分的人忙不迭改口山呼万岁,颇为可笑。 

关于10代所谓的高难度,其实也是个以讹传讹的笑话。10代第一部是一个地域压制和RPG结合,建立在多周目上的系统,一共有14个结局,每达成一种可以为新游戏提供一点优势。解锁第二部需要4个条件,不需要在一个周目里全部完成。喊难,只能说游戏玩得太急,不懂享受。

因为一些原因,兰斯在击败凯布利斯带领的魔军后接替了来水美树,成为第八任魔王,被魔王之血影响,变得残暴无道,并在15年时间里多次为祸人间。在希露缺席的两作里,兰斯的下半身也没什么收敛,后果可想而知,15年来他的孩子们也长大了。

第二部的游戏形式变成了王道RPG,以库鲁库和兰斯的孩子为中心,这群拥有同一个老爸的少年经历千辛万苦挽救了老爸,甚至还说服了创世神不要破坏人类的世界——涉及故事核心,就不再剧透下去了,希望各位读者能够从游戏中自己找到答案。

决战

10代的文本量非常恐怖,差不多是1~9代加起来的总和,然而即使这么巨大的文本量,也没有把之前所有的伏笔交代清楚。大家很清楚系列已经完结,但仍然纷纷在ALICESOFT的Blog下留言,请愿制作10代的资料片——10代已经很好了,但哪怕再多一分钟也好,我们只是还想在这个世界里多玩一会。

游戏结束后的Staffroll表明,兰斯在10代的冒险过后也没消停,一生都带着他的子子孙孙在世界上胡闹,在100岁生日那天晚上,他听到了希露的最后一声晚安,毫无遗憾地结束了传奇般的一生。

在《鬼兰》中面对创世神时,神曾经指出,兰斯本质上并非奸恶之徒,他心底真正追求的东西是安息,10代的结局终于回收了这句话,无敌的“主人公”总有一天会衰弱老去,但他仍然在最爱之人的陪伴下,无忧无虑地过完了整个人生——这是TADA为自己的“儿子”兰斯写下的结局,可能也是在知天命之年TADA对自己的一分期望。

HIRO很早就接过了TADA的班,领导了整个品牌,从《兰斯01》开始,年轻画师鱼介走上了一线,就和当年的织音一样。而说起未来探索,前几年,ALICESOFT也在家用机平台上做过一些尝试。面对夕阳西下的业界,ALICESOFT也在做出激烈的变革。

嗯……

感谢ALICESOFT,感谢TADA,感谢每一个爱好“兰斯”系列的同好,是你们共同在游戏界留下了并不显眼,但极具个性,又无法被模仿的浓重一笔。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