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又击败了人类,不过这次没什么好怕的

8月6日的旧金山,一支由人类组成的《Dota 2》队伍以1:2输给了5名人工智能组成的机器人战队。

第一局比赛中,人类战队到最后也没能摧毁AI方的任何一座塔,在经济和击杀数双双落后的情况下失败。第二局人类方开局取得了一些优势,拿下了一血,在经济上稍稍领先了AI,但在20分钟左右,AI迅速组织集结和转移,借人类方对此准备不足的机会,摧毁了人类方的几座堡垒,很快又取得了胜利。

至于人类获胜的第三局,现场观众为AI们指定了5位比较脆弱的英雄,人类方则拿到了堪称完美的阵容。选择完阵容之后,系统给出的AI胜率只有不到3%,人类也没有辜负如此优势的局面,在40分钟时攻破了AI的基地,取得这场人机大战中唯一的胜利。

比赛中AI公共频道打字:“我们预测我们的胜率已经达到99%”,而人类选手Blitz回应了一个问号

 

如果说这场对战中人类有什么值得庆幸的,那就是这支《Dota 2》战队并非顶尖职业队伍,一半以上成员是已经退役的前职业选手,还有一名游戏解说,他们经验丰富,但之前没有在一起进行过团队训练,配合的默契度肯定无法保证。

这套击败了他们的AI软件全名是“OpenAI Five”,由非营利组织OpenAI研发。OpenAI成立于2015年末,一直专注于前沿的机器学习,所有研究成果都在网上公布供所有人使用。他们研发的Dota AI一年前已经在公众面前亮相,它在1v1的《Dota 2》对战中击败了职业选手Dendi,那时它尚且不会团队作战。到了今年6月,学会5v5的OpenAI Five在《Dota 2》的天梯上游览了一圈,和业余玩家们互有胜负。

现在,这个进步飞速的AI的下一个目标,是Dota界最权威的赛事TI锦标赛,在那里,它们将和这个世界上真正的最强Dota玩家竞争。

 

这就是事件的主角

没有必要的恐慌

这当然不是AI第一次在游戏领域击败人类。两年前的3月,Google DeepMind开发的围棋软件AlphaGo击败了韩国棋手李世石,成为近年来AI战胜人类的最著名案例。追溯到更早以前,1997年,人工智能深蓝击败了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只是到了最近,我们已经越来越习惯这类事件的发生。科技的进步总是这样,在人们彻底习惯以前,人工智能和人类的每次对决都能引发话题。

这次也一样,网络舆论中会有一些情绪化的表达,诸如“血虐”“吊打”一类的词语在新闻标题中频频出现。在关于AI与人的讨论中,总有很多报道喜欢详细描写人类在进步迅速的AI面前是如何惨败、如何不堪一击的。

友邦惊诧

事情当然没有那么夸张,AI目前的能力仍然有很大的不足。简单来讲,现在的诸多AI仍然没有脱出我们所熟知的那个套路:“对人类很难的事对AI非常简单——比如瞬间判断和反应,有些对人类简单至极的事对AI却非常困难——比如理解合作和长远的收益”。

此次《Dota 2》的人机比赛之中,OpenAI调用了Valve官方的bot接口,而非直接从屏幕上读取像素信息。这样AI们立刻就能获得人类玩家需要仔细观察理解才能得到的信息——对手的血量、位置和队友的状态等等。OpenAI承认,他们还做不到真正让AI像人一样玩游戏,因为“那将需要数不胜数的GPU同时运作”。

比赛中AI们只能从18个英雄中选择5个参赛,而《Dota 2》实际上一共有100多个英雄。不仅如此,比赛还加入了诸多限制,不能使用圣剑、扫描,每个英雄都有5个无敌的信使,等等。这让人机大战和真实的《Dota 2》对战大相径庭。

OpenAI利用V社早就提供的bot脚本接口,从游戏底层获取数据

2016年底,暴雪宣布与开发出AlphaGo的DeepMind合作,让AI在《星际争霸2》的游戏环境里进行特训,协助人工智能研究发展,结果并不那么令人满意。DeepMind承认,“目前的深度学习AI还存在巨大的瓶颈”,他们说,现在AI的《星际争霸2》水平很差,连游戏自带的简单电脑都打不过,学过最高明的技巧只是让人族的建筑飞到空中逃跑,还只是碰巧试出来的。

DeepMind最终公布的《星际争霸2》AI软件

事实证明,这些利用深度学习的游戏AI确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韩国举办的一场人机对抗《星际争霸2》表演赛中,由AI竞赛的前三名AI分别迎战普通学生玩家和顶级职业选手宋炳具。AI方先以5:1的好成绩击败了两名普通玩家,但轮到宋炳具上场后,AI就表现得有些力不从心。宋炳具连胜3场,由于他获胜太快,活动的时间还剩不少,主办方安排了临时的加赛,让Facebook研发的AI CherryPi也登场参加比赛,结果仍败在这位顶尖“星际”玩家的手下。

 

宋炳具取胜后轻松地摘下耳机,似乎没觉得有多么困难

在AI问题上,游戏公司们看得更加长远和开放。今年3月,EA已经在自己的游戏《战地》中开始训练AI,它们很快就学会了在生命值较低和没有弹药时采用不同的模式行动,不过在单人行动时它们表现得还是很蠢,比如会莫名其妙地开始原地转圈……

负责这项训练的人工智能实验室表示,他们的目标不是为了创造出能击败人类的AI,而是创造能给玩家带来更多快乐体验的AI,为了达成这一目的,AI太过“厉害”显得没什么必要。

这个问答被登载在他们自己的博客上

 

育碧也已经在2017年和一位名叫Daniel Holden的程序员合作。他们想改变以往游戏角色动画全是由预先捕捉动作制作的方法,希望直接利用AI将用户的操作映射到游戏角色身上,这样AI会自动根据玩家操作生成游戏动画,需要储存的数据大大减少。

育碧开发的人工智能模拟动作系统演示

不仅是欧美厂商,日本大厂Konami在《实况足球2017》里也引入了人工智能系统“TeamVision”,这个系统会使玩家操作的球队学习玩家的踢球风格与擅长的玩法,从而做出队员的优化,让玩家能感受到球队在与你一同成长进步。对手的球队也会利用AI适应、学习玩家的战术,从而改变自己的策略,让比赛更富有挑战性。Konami的解释是,这套系统的目的在于激励玩家采用新的战略和思路,游戏难度仍然是按照玩家事先选择的水平,AI只是保证比赛“更加真实”。

从另一个角度上说,就算AI的游戏水平确实比人类玩家高了,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害怕的。深蓝出现之后,整个国际象棋界确实受到了影响,观众们看棋、高手们训练都非常依赖于AI的各种提示,但是国际象棋没有就此消失,反而发展良好,整个业界的整体规模和水平都得到了长足的进步。与1995年相比,国际棋联的活跃棋手已经从1亿人增长到了6亿人,会员国从120个提高到了188个,拥有1万个正式比赛和10万个非正式比赛。

AlphaGo击败围棋界的高手们之后,不同于大众的忧心忡忡和舆论的悲观论调,棋手们却普遍有一种欣喜的感觉,棋手高飞龙这么说:“我们可以将之化为工具来研究围棋。人机对弈的必要性可能超出大家的想象,利用AlphaGo进行拆棋,是不能错过的光明的未来。”被AI击败的世界级棋手李世石、柯洁都在多个场合表示,AI让他们看到了棋道上的新思路。围棋界因为这些新闻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这项古老的棋类游戏借此势头,可能因而获得更多新鲜血液。

 

百度指数显示:围棋在2016年3月(AlphaGo对决李世石的时间点)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

在这次的《Dota 2》人机大战中,国外解说们多次提到,人类选手可以从AI身上学到很多之前没人想过的技巧,比如快速集合转移的价值和对补给品的使用。

愿人类玩家荣光永存

不管AI们现在水平如何,从长远来看,很可能的情形是AI越来越强,总有一天会比所有人类玩家都要强。这件事早晚会发生,毕竟在人类历史上,机器打败人这种事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

中国年轻的围棋高手柯洁在被AlphaGo击败几个月后曾经说:“作为棋手,下棋对我来讲是一件挑战自我的事情。我希望跟强大的对手去比赛,不管对手是AI,还是人类棋手,都是很令人激动的。我希望去跟他们进行比赛,这是有意义的,是我人生中宝贵的经历。之前我在乌镇跟AlphaGo下完之后说我再也不会跟人工智能下棋了,但是我现在食言了。因为我觉得一个棋手是应该弈无止境的,是需要去挑战其他对手的。”

 

柯洁败给AlphaGo之后,积极投身于围棋人工智能领域的合作

既然国际象棋没有因为“深蓝”而消失,围棋界也没有因为AlphaGo而毁灭,在电子游戏领域,AI击败人类本身也承载不了太多的情绪。人类的游戏、比赛本身就是有意义的,它们有趣、令人激动,是所有玩家宝贵的体验。就像我们没有把法拉利赛车拉到100米短跑赛道上让它和人类比赛一样,AI们被设计出来的目的也不是进入游戏和人类玩家一较高低,它们理应让玩家更加快乐地享受游戏。

AI在游戏上打败人类,这更不值得恐惧或者悲哀,毕竟AI们也是由人类开发出来的,它们自己就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存在的目的也是为人类服务。AI们在游戏上战胜人类,只代表人类在不断超越过去的自己,在这条道路上,人类又踏上了新的台阶,还代表着玩家们以后可以享受更加智能的AI服务。

不管怎样,正如OpenAI联合创始人Greg Brockman所说,“无论结果如何,胜利(受益)的一方都是人类。”

在《尼尔》里人造人说的话,现在可能轮到我们人类玩家来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