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光发布的《2019年手机游戏行业研究报告》显示:我国手游用户 MAU 达8.25亿,安装渗透率达73.6%,人均每月游戏时长879分钟。手游总时长主要受 MAU 和人均时长影响,MAU 在2019年整体处于下滑趋势之中,特别是1-4月下滑明显,带动手游总时长在同期同比下滑。


今年,显然大有不同。疫情因素使人们闭门不出,许多游戏产品也因此获得了明显的用户增多和时长增长。春节假期拉长+疫情影响,使得游戏行业获得了“并不常规”的成长。但情况又不止于此。


或许很多人都没有想到,在面对重大疫情的时候,游戏不仅承担起为国民带去欢乐,缓解焦虑的责任,还为疫情做出了自己特有的贡献。


20天集结开团,陌生团队远程同心

“作为一个游戏人和设计师,应该为这个世界记录一些事情,”《逆行者》开发团队的一位制作人表示。


在面对由武汉扩散至全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的战役中,无数从事医疗工作的“逆行者”从全国各地支援湖北武汉,钟南山院士一边呼吁人们不要外出,一边从广州奔赴前线。


面对全国新型肺炎疫情,也有一群散落在五湖四海的游戏人,通过朋友圈和各大游戏制作群联系在一起,花费了二十天时间进行着属于游戏人的“逆行”。

为致敬前线医护人员,一群游戏人做出了自己的“逆行”


灾难无情 ,人有情。

《逆行者》是一款无任何盈利,以表现一线逆行者不易为核心的交互式动画类游戏。通过多视角插叙,推动玩家体验各个角色的经历,从而完成故事讲述。 游戏内容通过各类的小游戏交互体验,去带玩家体会灾难中三个不同的角色,难受,希望与最强“逆行”。

2020年,我们遇到了许多的困难,但是困难总是会出现的,该来的问题都会发生。 或许我们能做的更多是做好我们自己,用自己的力量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们呼吁大家,积极配合政府,勤洗手,少出门、戴口罩。

——《逆行者》游戏介绍


《逆行者》便是以此为初衷,诞生的一款交互式动画类游戏。通过多视角插叙,以三条不同的线路去展现肺炎笼罩下的武汉,同时在剧情中加入了交互性的小游戏。一方面对于人们了解武汉战疫前线医疗工作者的工作及人们的生活有所帮助,具备实际意义,另一方面也通过交互小游戏创造了趣味性和可玩性。


为致敬前线医护人员,一群游戏人做出了自己的“逆行”


在立项时,《逆行者》团队考虑了很多种交互方式,在一番讨论之后才决定学习交互式动画类型。由于时间紧迫,《逆行者》团队也借鉴了一些深刻影响了团队的成功作品,使得游戏能够在短时间内拥有较高的完整度。


游戏采用故事线+小交互的方式,更好地创造出了互动性强的剧情推进过程。例如利用调整焦距使照片更清晰,来模拟头晕时视线的模糊;在规定范围内左右滑动来洗手,并以图片形式介绍正确的洗手姿势;对话用拼图模拟,来体现对话者的身心状态等等。


尽管时间紧迫,但《逆行者》团队确实用了心。


克服现实困难,向逆行者致敬

这个团队中的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做公益游戏。


“这是一款没有任何盈利的游戏”,《逆行者》的一位制作人表示:“它是由一些互不相识的人,临时在网上组建成的一个团队,在20天时间里一起制作完成的。”


开发团队的成员,从已成家的业内资深人士,到还在读书的学生、刚入行的新人,都团结一心,希望做出一款能够有意义,能对人们有所帮助的游戏。因此,《逆行者》没有任何付费内容,没有任何广告,也不期望得到任何其他形式的回报。


为致敬前线医护人员,一群游戏人做出了自己的“逆行”


对于这样一个临时拼凑起来,素不相识,各有时间和精力限制的团队来说,他们的开发过程也面临着难题。由于人员众多,团队需要不断调整工作内容,合理分配每个人的工作任务。


“每个人有各自的事情,有的有小孩,有的需要陪家人。确实,这无可厚非,但让我感动的是,每个参与的人,都努力发出了自己的光和热,我们有怀疑,有挫败,但是,我们终于快抵达了那个目标”,《逆行者》的主美表示。


此外,居家远程办公对于团队的组织也是一个挑战。更何况,这样一个没有盈利的项目是在团队成员们工作之余进行的。


为致敬前线医护人员,一群游戏人做出了自己的“逆行”


“大家按照原定的计划表严格执行,如果出现问题就及时开会沟通,暂时没有空的小伙伴可以先去忙完本职的工作,有空的小伙伴及时顶上。”《逆行者》的一位策划这么说道。


属于游戏的逆行

60人团队,在各自工作生活之余花费20天的时间,一起拼出了《逆行者》的爱心拼图。据制作人透露,几位核心组员在最后五天几乎一坐就是一整天,希望把《逆行者》尽可能完善,向前线的医疗工作者们致敬。就像《逆行者》说的那样:世上哪儿有从天而降的英雄,都是挺身而出的凡人。


这样的行为本身,也是一种逆行。


在抗击疫情的战役中,游戏绝不仅作为娱乐方式的一种存在,而是能扛起更远大,更具意义的责任:在精神层面为紧张、焦虑、害怕的人们提供援助,并成为值得被人们所铭记的故事的记录者,和诉说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