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晓TAPTAP 2018年营收利润将近3亿人民币的时候,游戏批评还是相当震惊的。


那心动网络做上市的2019年,TAPTAP的利润状况得有多可怕啊。


要知道TAPTAP并不像传统游戏渠道,参与商业产品的联运分发,专服运营,营收构成更多来自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广告投放,毛利率高达88%。


TAPTAP一家2018年就吃掉了全中国游戏厂商数亿人民币的媒体宣发投放预算,也难怪传统游戏门户们纷纷裁员,濒临倒闭了。


TAPTAP其实也没做什么特别神奇的模式创新,就是做了一个看起来比较老土的游戏库聚合平台,开放玩家自由评论给游戏打分,汇总成一个平台总评,这个模式从技术框架上讲,全中国的游戏网站20年前都能做,但只有TAPTAP,慢慢把这个社区评分做成了中国游戏行业最权威的参考标准,大厂如腾讯完美网易,丝毫不敢怠慢。


Taptap确实失灵了 但“游戏评分还有用吗”的出路不在豌豆荚


TAPTAP可能是今天中国唯一一个普通玩家认真给游戏书写评价,打出差评,游戏厂商可能会重视你,开发团队成员可能直接回复,联系你详谈的社区平台,在TAPTAP,普通玩家也能够幻想自己的言说有分量,有影响,可能左右那些创造虚拟世界的游戏开发者的决策。


让普通玩家说真话,让普通玩家能够被看到,让普通玩家说真话能够产生影响力,构建了TAPTAP最坚实的护城河。


汇聚玩家的真实情绪,影响中国游戏行业发展,是TAPTAP生存竞争最强劲的资本。


17173创办了20年,曾经是中国最大游戏门户,今天你在17173评价一款游戏,基本没人理你,厂商更不会在乎你,所以今天,一切门户也就是厂商随便投放点新闻铺量的地方,不复权威价值,也没有玩家当回事儿。


尽管TAPTAP声势如日中天,但在许多中国游戏行业同行看来,TAPTAP以普通玩家为核心的众包评价机制,可能是会对好游戏的涌现与行业长远发展不利的,因之中国游戏玩家在TAPTAP普遍展现出的“暴躁老哥”性格,开测炸服要差评,十连抽卡不出SSR要差评,如今发展到创建帐号看见邮箱空空如也,没有发放10000黑卡福利,也要给差评。


中国游戏玩家们怎么就不能心平气和客观一点儿呢?


Taptap确实失灵了 但“游戏评分还有用吗”的出路不在豌豆荚


TAPTAP评分机制近期最直接的受害者可能就是《战双帕弥什》,刚开服就因为10000黑卡,评分暴跌,一日之间就从玩家口中的“难道战双它不香吗”变成了“垃圾游戏不把玩家当人”,每每因应玩家声讨,简直要摆出下跪求饶的姿势,各种补偿,各种福利改善,似乎客观上损害了厂商的长远收入,影响到后续的口碑与运营。


游戏批评也觉得,《战双帕弥什》这样品质精良,世界观角色塑造全面得体,引导丝丝入扣设计精妙的国产精品,很可能是2019年中国手游行业自《崩坏3》以来诞生的最佳动作精品,无论品相还是品质,不应该只是TAPTAP 6.1这样的及格分。


Taptap确实失灵了 但“游戏评分还有用吗”的出路不在豌豆荚


然而没有TAPTAP玩家的群起差评声讨,你觉得《战双帕弥什》背后的库洛游戏与英雄互娱,会承认游戏内构造体GACHA的概率虚标,误导消费者乃至造假嫌疑吗?


没有TAPTAP玩家的群起差评,库洛游戏大概觉得玩家签到一整月,送你,一抽,已经是了不起的福利。


Taptap确实失灵了 但“游戏评分还有用吗”的出路不在豌豆荚


让我们重复一遍,TAPTAP的价值不在于评分有多权威,如何准确反映游戏品质,而在于评分背后反映的玩家情绪,能够左右厂商决策,对运营方法与产品调优,作出改变。


在游戏批评看来,TAPTAP发展的隐忧,不仅在于“暴躁老哥”的情绪化与缺乏客观,更在于TAPTAP在平台做大后愈发疏于监管,许多厂商都可以通过特殊渠道在TAPTAP为旗下产品刷分,操控舆论,久而久之,TAPTAP不免丧失玩家信任,无法反映玩家真实声音。

正在失灵的Taptap

而毛利率高达88%,可能也意味着TAPTAP在团队组织架构上没有投入充足的成本,一方面是监管缺位,一方面是作为UGC社区,TAPTAP始终没有为中国游戏行业输出太多有价值的内容,提供真正值得讨论的话题,所以你在TAPTAP微博互动与公众号阅读看到的数据,都不是太漂亮,好像不太符合一个月活跃用户1600万的超级社区的身价。


TAPTAP的盛世隐忧当然不只是游戏批评看出来了,中国游戏行业当然有太多的聪明人。


“越来越多因为非理性打分而受到负面影响的游戏产品出现,也推动了行业开始反思这一评分系统的合理性以及优化方向。不少人认为,可以将评分细化成多个维度,比如将游戏的品质与运营分开进行打分,从而提升整体评分的客观性。

也有人认为,游戏评分体系由普通玩家完全主导是不够合理的,如果能够引入更多元的群体意见,想必也能够让游戏评分变得更加客观。放眼整个国内游戏市场,豌豆荚的专业评分体系正在尝试实践这一思路。”


Taptap确实失灵了 但“游戏评分还有用吗”的出路不在豌豆荚


TAPTAP年末要做年度游戏大赏,号召玩家投票,“回归最朴实的评判标准”,而豌豆荚已经评选出了自家的年度高分游戏榜。

2019豌豆荚高分游戏榜

豌豆荚的评价策略,是邀请来自游戏媒体,游戏主播,游戏KOL,知名UP主与直播平台等维度的代表,组成专业评审团,以每周一期的节奏,“先由豌豆荚编辑挑选时下热门新游、经典游戏、独立游戏等等,然后交予评审团独立打分并给出文字评价,豌豆荚不会干预打分,评审完成后由豌豆荚全部收录并发布到平台上。”


Taptap确实失灵了 但“游戏评分还有用吗”的出路不在豌豆荚


“最大限度避免了“用脚打分”的不负责行为,将重点摆在游戏本身的品质上,而多维度、多角度的评价收录,也能够为玩家提供更多元化的参考意见。”

“一些因为运营过失而(在TAPTAP)评分暴跌的优秀产品,也在豌豆荚专业评分上得到更为客观的评价。”


这似乎也符合游戏批评对TAPTAP改革的预想,TAPTAP应该提供一个区块,收录来自专业游戏媒体与成熟策划,行业人士,对于游戏产品的理性评价,而不是简单的将所有类型的玩家意见杂烩在一个评论区里,根据热度与时效决定优先展示。


有时候你会发现一款游戏最热门的评论是玩家书写的讽刺打油诗。


然而游戏批评又瞅了眼豌豆荚列出的“专业评审”阵容,以及往期“豌豆荚专业评价”罗列的“专业评审评价”,观感就变得有些滑稽了、


来自“专业评审”的评价很多是这个画风。


Taptap确实失灵了 但“游戏评分还有用吗”的出路不在豌豆荚


XX出品,必属精品,好像还没有TAPTAP的“暴躁老哥”和“游戏诗人”写得认真,不知道打开游戏体验有没有超过5分钟。


Taptap确实失灵了 但“游戏评分还有用吗”的出路不在豌豆荚


篝火营地和游研社如今都是鼎鼎大名,背后分别站着腾讯与新浪的资本,但是众所周知,由于复杂的厂商关系,这些媒体通常回避评价国内时下的主流商业手游,一个主要翻译海外游戏媒体文章放眼国外,一个设定博古通今,热衷讨论上古游戏与互联网历史,面对当下中国游戏行业变局,顾左右而言它,偶尔接单做个推广。


而电玩巴士(口袋巴士)、搞趣网、着迷网、叶子猪、新浪97973这些曾经所谓的游戏门户,在TAPTAP兴起后基本已无活人问津,团队该裁撤的裁了,留下一个门面,几个人甚至是业余维护,开放后台给厂商投稿,假装页面还在更新,自己还活着。


至于3DM、游侠网和游民星空,这些媒体朋友的调性你懂的。


Taptap确实失灵了 但“游戏评分还有用吗”的出路不在豌豆荚


曾经有个游戏网站叫作有趣点,想要把国内游戏媒体的手游评分汇总做个中国的Metacritic,惨死,创始人欠了一屁股债,只能去虎牙开直播间,叫作火狼。


Taptap确实失灵了 但“游戏评分还有用吗”的出路不在豌豆荚


中国游戏行业已经很久不存在专业、客观、有态度的评分这回事儿了,甚至厂商不塞钱,编辑也不敢写差评,生怕影响商务部门谈投放。


游戏批评也给所谓游戏门户搞过评分评测,这里的门道特别清楚。


因为从来就不存在客观的专业评审,没有几个评分能够反映玩家真实的体验与情绪,所以,游戏评分才会无用,所以,有趣点才会惨死。


把Metacritic的玩法重新捡回来,能不能做成公信力,豌豆荚您没点儿逼数吗?


早已在2016年被阿里系资本收购的豌豆荚,面对阿里游戏发行的产品与九游渠道联运的合作爆品,腰板儿能否硬起来?


Taptap确实失灵了 但“游戏评分还有用吗”的出路不在豌豆荚


在TAPTAP,心动网络放开了让所有玩家在《不休的乌拉拉》底下各种一星差评,这体现了一家企业的气度,面对玩家真实情绪的心胸宽广。


尽管产品运营挺糟糕的。


“脱离产品运营”评价产品这个事情本身没有意义,玩家消费的是产品运营中反馈的游戏留存体验,而不是作为框架的游戏产品原型。


一个有效、多元、公正的评价体系,既要能够呈现专业人士的意见,同时也要能够呈现玩家变动的情绪,专业人士指导玩家看待游戏的视角,玩家监督“专业评审团”评价的公正性,由专业人士与玩家共同督导产品运营的改良进步。


游戏批评觉得,这个事情恐怕还是要交由TAPTAP自身来改革。


至少这个事情,假装自己汇聚了一帮大牌专业评审的豌豆荚,恐怕不会比暴死的前人做得更漂亮,权威不是靠“年末评奖”竖立的。


中国游戏行业其实每年都会有各种组织颁发大量游戏奖项。


Taptap确实失灵了 但“游戏评分还有用吗”的出路不在豌豆荚


譬如说,本月25日在海口举办的中国游戏产业年会,每年都会评选“中国游戏十强”,奖项涵盖各种最受欢迎游戏,最受期待游戏,最佳游戏企业等等,得奖的朋友大家一起上去合个影。


Taptap确实失灵了 但“游戏评分还有用吗”的出路不在豌豆荚


而几乎所有中国玩家从来不知道曾经发生过这么个“盛典”。


类似的颁奖盛典还有CHINAJOY主办方汉威信恒每年都会在厦门主办的MGAS(中国移动游戏产业年度高峰会),金翎奖,全中国游戏同行定期找个地方聚一聚,评选各种“最受玩家喜爱”与“最受玩家期待”。


而几乎所有中国玩家从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代表的。


Taptap确实失灵了 但“游戏评分还有用吗”的出路不在豌豆荚


还有,金陀螺奖,金茶奖,金口奖,中国游戏行业一片金灿灿,非常符合这个镀金时代的底色。


不接地气,无法反映玩家真实的情绪与判断,因此今天中国游戏厂商炮制PR文章,首选论据是我们家产品在TAPTAP预约评分多高多好看,玩家好评如潮,而不是在某个年会上拿过什么奖。


“暴躁老哥”能够汇聚成权威,完全是所谓的行业媒体权威们常年弄虚作假关起门来自愚自乐的结果。


Taptap确实失灵了 但“游戏评分还有用吗”的出路不在豌豆荚


我们也希望TAPTAP能够重新审视年度游戏大赏这个事情,TAPTAP的价值并不在于作为中国游戏行业的“新权威”,而在于平台能够包容更多玩家真实情绪与意见的表达,无论客观与否,理性与否,这些表达都会推动中国游戏产品的改良与行业进步,推动玩家的游戏体验改善。


不要再限流展示玩家的一星差评了。


尊奉TAPTAP评分作为“新权威”的中国游戏评价生态确实到了需要改革的关口,但改革大体不会来自所有虚伪的“老权威”,不会来自伪装权威的豌豆荚们。


今年的国产手游,体验最好,让你玩得最舒服的是哪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