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迷宫”系列:10年沉寂后会是怎样的未来

上一篇:“不可思议迷宫”系列:能玩1000次的RPG与日本游戏婆罗门

Chunsoft公司成立后长期为Enix制作游戏,包括最知名的“勇者斗恶龙”前5代。后来,公司希望出品更多自有品牌游戏,然后就有了共用“勇者斗恶龙”世界观的《特鲁尼克大冒险:不可思议迷宫》以及构筑全新世界观的《不可思议迷宫2:风来的西林》。

“不可思议迷宫”后续系列的发展免不了会走一些弯路,在大量发售的新游戏中,总会有不算太好的,总会有新的亮点。后来,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这个系列陷入了长期的沉默。

现在的不是正传,是外传

因为和Square、Enix两社的“沾亲带故”,1997年,在中村光一和Square制作人青木和彦的推动下,以“最终幻想”系列吉祥物陆行鸟为主角的新作《陆行鸟的不可思议迷宫》(チョコボの不思議なダンジョン)发售了。

新作一改原系列的随机性和高难度,更倾向于创造一个童趣、亲民化的迷宫RPG。对于这种风格改变,Square也不是没有话说:我们做的是“不思議「な」ダンジョン”,而不是“不思議「の」ダンジョン”。两句话虽然意思差不多,但用上“な”后语感上软了点,游戏的系统自然也可以轻度一点。最后,这款游戏的销量超过了百万,至于高销量到底是因为游戏本身的素质,还是因为附赠的光盘里有《异度装甲》体验版等一系列Square的游戏福利,就不得而知了。

相对比较简单可爱的“陆行鸟”系列

在“特鲁尼克大冒险”和“风来的西林”两个系列都因设计思路问题而严重失败的时候,旁支系列倒是大放异彩。“陆行鸟”系列的第三作《陆行鸟的不可思议迷宫:忘却时间的迷宫》(チョコボの不思議なダンジョン 時忘れの迷宮)以其和“最终幻想”系统的高度融合和极为亲民的低难度获得了玩家们的超好评。

Chunsoft当年以Namco为目标立业,十几年后终于实现了梦想:2004年,Namco的传奇游戏《迷宫塔》(ドルアーガの塔)和“不可思议迷宫”联动的作品《迷宫塔的梦魇:不可思议迷宫》(ザ・ナイトメア・オブ・ドルアーガ 不思議のダンジョン)发售,Chunsoft终于达成了和偶像并肩作战的心愿。

另一方面,虽然“宝可梦”经常被开除出JRPG阵营,但大家应该知道,“宝可梦”的商业成绩可是“勇者斗恶龙”和“最终幻想”两个系列加一块都只能摸个膝盖的。2005年,Chunsoft和任天堂合作的双版本大作《宝可梦不可思议迷宫:赤/青之救助队》(ポケモン不思議のダンジョン 赤/青の救助隊)发售。这个游戏初版有些瑕疵,GBA的《赤》和NDS的《青》在联动时有一定概率丢失存档。即使如此,它最后还是卖出了日本140万、世界500万的惊人销量。

曾经在任天堂直面会上作为惊喜公开的《宝可梦不可思议迷宫:救助队DX》

首发于SS平台的《街:命运的交叉点》(街 ~運命の交差点~)和DC上的《女剑士飞鸟见参》都是平台上质量扛把子的佳作,这让世嘉非常重视Chunsoft这家公司。2006年,两家结成了协同企划,世嘉出钱给这家小公司做理想中的游戏。尽管最后并没有做成什么作品,世嘉也不算吃亏——合作两年后,旧“樱花大战”系列名义上的完结作《戏剧性迷宫樱花大战:因为有你》(ドラマチックダンジョン サクラ大戦 〜君あるがため〜)发售。这正是世嘉委托给Neverland开发的一款“不可思议迷宫Like”游戏,玩法上很明显地“借鉴”了“不可思议迷宫”系列。这种在双方合作阶段就公然借鉴玩法的行为并没有破坏两家的关系,也算是相当佛心了。

在“借鉴”这方面,Chunsoft虽然把Roguelike引入了日本,不过并没有打算对他们在这一玩法上的贡献做什么专利上的限制,对同行的模仿也毫不在意。和Chunsoft同一体量的日本一公司推出的《绝对英雄改造计划》(絶対ヒーロー改造計画)和《void tRrLM();》都可以简单概括为“写完了剧本不会做系统就抄抄隔壁”的游戏。著名画师山本和枝单飞后成立的PC游戏工作室迪波之巢制作所(でぼの巣製作所),从出道作《神乐道中记》开始,至少用“不可思议迷宫”的系统出了十几个游戏。

各种“不可思议迷宫”的派生作品

除去对友商的宽容,Chunsoft也非常致力于提携后辈和民间作者。SmokingWolf参考“不可思议迷宫”的系统开发的免费RPG《片道勇者》被收编进了官方系谱,著名电子小说作家打越钢太郎和Chunsoft合作开发了《极限脱出999》以及此后一系列令人惊喜的作品。

当然,Chunsoft和友商的合作也是有目的性的。在手机游戏时代来临后,Chunsoft一直在寻找新平台上的突破口。2018年,与Spike合并后的新公司Spike Chunsoft和DeNA合作推出“不可思议迷宫”手游《世纪末时光》(世紀末デイズ),颇有创意地把课金型游戏和传统Roguelike结合在了一起,系统方面参考了几年前和Atlus合作的“世界树与不可思议迷宫”系列。

看起来还挺酷的,不是吗?

《世纪末时光》在市场上普遍得到了良心游戏的评价,但可能干这行还真不太能有良心——这个看起来是Chunsoft最后一搏的游戏仅运营了一年就宣告关门停服,原本都已经预订公开的故事第二大章节也随之灰飞烟灭了。《世纪末时光》的停服被认为是系列转型的又一次失败,间接导致了公司方面没有了开发新作的信心。

没有反响,看起来只是本电子小说

Chunsoft是一家定位非常奇异的公司——中村光一和他的朋友们本身就是玩家中的佼佼者,也因此,他们对游戏行业的理解可以说是同行中的翘楚,作品的质量大多也非常优良。但这种脱离大众群体的精锐视角,使他们无法避免地从立业初期就给人留下了曲高和寡的印象。谈起Chunsoft的作品,许多玩家怀有敬仰崇拜之心,但会不会掏钱买,买了敢不敢玩那就是另一个话题了。

除了“不可思议迷宫”之外,Chunsoft还有另一条成果丰硕的电子小说产品线。出道作《弟切草》现在一般被认为是定义了日式电子小说这一游戏形式的开山之作,堪称可以列入游戏史的里程碑作品,“弟切草”后来也成了“不可思议迷宫”系列里的经典恢复道具。

汉堂国际当年的《人面蛾》是《弟切草》的百分百山寨版

以推理小说的标准来看,《弟切草》主线故事只能说是过得去。不过Chunsoft很好地利用了电子游戏的优势,在电子小说的游戏模式中增加了大量的选择支,一步走错就可能死于非命,甚至原本故事的恐怖推理风格都可能因为选择的组合不同,变成魔幻志怪或胡闹搞笑。这自然极大提升了游戏的重复可玩性。在Leaf把这套玩法学去开发了《雫》之后,大量有想法但没人员、缺资金的小团队都看上了这种低成本的游戏模式——追溯下来,说是Chunsoft的这一个创意养活了大半个日本Galgame业界也不为过。

《弟切草》发售两年后,Chunsoft推出了同一系列的新作《恐怖惊魂夜》(かまいたちの夜),请到了恐怖推理小说家我孙子武丸主笔剧本。故事讲述男女主角透与真理在旅行中卷入民宿连环杀人案的故事。本作的选项机制更加成熟,Chunsoft也逐渐展现出他们懂行又爱胡搞的个性。游戏里还藏了个讲述主角二人前往民宿的地下迷宫寻找幸福之箱的片段,画面一转便是80年代PC游戏极简风格的“不可思议的民宿”篇,我致敬我自己,非常专业。

2002年,Chunsoft推出了续作《恐怖惊魂夜2:监狱岛的童谣》(かまいたちの夜2 監獄島のわらべ唄)。这一代的故事风格急剧转变,从前作倾向真实系的风格变成了以灵异恐怖为核心风格,因此受到一些推理爱好者的批判。除此之外,本作可以说是前作的全面进化,说是Chunsoft系电子小说的巅峰之作也不为过,完全打通整个游戏需要超过30小时。

2代的一些经典恐怖场景,其中一部分在复刻版中被认为过激而删除了

在2代中,当玩家获得了代表游戏完成的“金书签”后再重复进行游戏,还会随机碰见文本错乱的恐怖花屏场景。这看起来像Bug,实则是游戏为有探索精神的玩家设置的最终奖励。续作《恐怖惊魂夜3:三日月岛事件的真相》(かまいたちの夜×3 三日月島事件の真相)虽然回归了本格推理的风格,但作为游戏的精彩程度是远不如第2作的。

在这之后,Chunsoft的电子小说产品线经历了相当一段时间的尴尬期——中村光一在宣传新作《忌火起草》时相当高调地讲,这是一个只能在机能最强的PS3上表现的恐怖游戏,结果根本是个故事没讲完的残缺版,转年才在Wii版的《解明篇》里放出最终章,响亮地打了自己的脸。几个月后的《428:被封锁的涩谷》(428 ~封鎖された渋谷で~)因为“忌火起草”事件的影响和作品本身的题材限制,在打了非常多的实体广告,获得《Fami通》满分且发售后得到一面倒好评的情况下,仍旧销量不佳,经过多次移植重制,最终也只卖出了不到20万份,不由得让人怀疑是否回本。

我猜很多人都是只闻其名,并没有玩过

勇者,就是到最后也绝不放弃的人

还记得Chunsoft和世嘉在2006年的合作吗?2008年,这场合作宣告解约,人们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得知它们合作的“SEGA×CHUNSOFT Project”是什么东西了。解约之后又过了两年,Chunsoft终于憋出“不可思议迷宫”系列的新作《不可思议迷宫风来之西林4:神之眼和恶魔之脐》(不思議のダンジョン 風来のシレン4 神の眼と悪魔のヘソ)。这部作品完全摒弃3代的错误设计,回到传统的Roguelike路线,重新获得了玩家的信任。10个月后,续作《不可思议迷宫风来的西林5:命运之塔与命运之骰》(不思議のダンジョン 風来のシレン5 フォーチュンタワーと運命のダイス)发售,完善了4代一些有缺陷的设计,还增加了很多欢乐要素——比如新道具“忌火起草”和“四二钵”(428),以及数量丰富的假货道具。

但是,5代的出现却让当年的老玩家们非常不买账。倒不是说这代有什么质量问题,而是在玩家们的意识里,每代“不可思议迷宫”正作都能玩个两三年,游戏时间也是百小时打底的。这一年时间里连续卖两个正作是几个意思,Chunsoft要变年货大厂了?事实证明,大家是“多虑”了,自从2010年末推出5代之后,时至今日,这个系列仍然没有一款哪怕外传的新作发售,完全处于休眠状态。

Chunsoft脱离世嘉之后的作品,品质还是相当带劲的

作品稀缺的最大问题可能是版权:复刻呼声最高的《女剑士飞鸟见参》,版权在已经倒闭的Neverland手上,追溯起来非常困难。根据坊间流传的一些说法,在评价很差的3代过后,Chunsoft把“特鲁尼克大冒险”的版权完全卖给了Enix,而正传5代里有个微妙的细节——一直以来为“风来的西林”系列作曲的椙山浩一没有参加本代的开发,或许Chunsoft和Enix这两家公司已经没有立业时关系那么密切了,要再拿到“勇者斗恶龙”的授权可能也没那么容易。

此外,Chunsoft和Spike在2012年的合并让经营方面也有了更多需要考虑的问题。Spike原本很大一块业务是海外代理,在和Chunsoft合作后,代理的作品素质显著提升——《城市天际线》《神界:原罪2》《方舟:生存进化》等都是世界知名作品。考虑到日本整体对海外游戏的拒绝态度,这种引进说是伟大的传福音行为也不为过。

论品味Chunsoft可还没输过别人

然而不可抗力总是不会缺席。在“巫师”前两代均未引进日本的情况下,Spike Chunsoft对《巫师3:狂猎》的本地化工作尽心尽力,把整个系列的历史年表全都翻译成日语放在了官网上,比英文原版官网做得都认真。因为这次合作非常愉快,所以他们也代理了CDPR的下一款大作——后来发生了什么,大家都知道了。

可能是受到近几年独立游戏业界Roguelike之风盛行的刺激,也可能是单纯觉得旧作复刻的钱不赚白不赚。2020年末,集系列大成的“风来的西林”5代经过加料后被搬运到Steam和Switch上。一向非常熟知业界动态的Chunsoft,在复刻版中很亲切地增加了“直播模式”,从画面上事无巨细地展示游戏情报,可以说是相当紧跟潮流。

对直播实况者相当友好的界面

玩家们很快就发现,这确实不是单纯的复刻——完成游戏中一个高难度的挑战后,可以获得一样“新作之壶”,表面上是个卖钱的道具,当玩家使用它时却会看到一段Chunsoft元老冨江慎一郎的独白:“我们真的很想做‘风来的西林’6代,但现在公司并不太想通过这个企划,因此希望看到这段话的玩家们帮忙推动一下,新作可能就成了。用这种办法求情确实是情非得已,项目再不上马,我们这些老家伙就要退休了。”

鉴于在《恐怖惊魂夜2》里Chunsoft就整过这种类似的活儿,所以这次到底是感人至深的元老求情,还是续作已经开工的信号,我们还不能确定。但至少,我们仍然能看出Chunsoft在历经风雨之后,还能保持着创业之初爱玩且会玩的年轻心态,已经是个相当好的信号了。

昨夜玩得很快乐吧

2010年左右的时候,国内几个比较大的游戏论坛里还都设有“不可思议迷宫”系列的专区,讨论热度一点也不像是只卖几十万份的游戏。当时谁也想不到,不出10年,它就成了亟待拯救的濒危冷门物种。

如今,Roguelike和Roguelite已经成了在市场上滥发的品类,去年,这个类型的《黑帝斯》还登堂入室,获得了很多奖项。就和远古的三大欧美RPG只有卖给日本人的“巫术”系列算是活得比较滋润一样,经过了时代的阴差阳错,现在在模式上最像原版《Rogue》,且能够比较轻松玩下去的游戏,恐怕还真的只剩Chunsoft的“不可思议迷宫”了。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就和我一起买一份5代,并且满怀希望地等待6代的消息吧。

(感谢为本文做设定监修的有志网友筬七じみ。)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相关推荐

盒子游戏,游戏玩家专属个性阅读社区


©CopyRight 2010- 2020 BOXU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鄂公网安备 35020302000061号- 鄂ICP备2020015574号-1